琴筝国乐 古筝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5098|回复: 8

重溫站長蘅娘2004/03採訪王中山的記錄(節錄),現在看來還是很受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6-15 15: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下面是根據錄音整理: 1 o# \; p9 i! w6 o0 m" ^. N( Z3 P
# c* d$ j( W& s. K
蘅:我們華音古箏版上的箏友要我向您問一些問題,比如說關於力源,究竟應該怎么發力?用力的各個部分?怎么樣控制彈奏的速度和力度?
; Z8 S  M/ x; g. [) W
) C; u! |+ J4 c' n, N9 i王:這個,一下跟你說不清楚,這個問題太複雜了。
: W5 L, t, D" d% {$ j* _3 \6 {/ H+ `( W- H- ]5 j( q% B+ ]/ ?7 [" v
蘅:對,這個問題太大了。我看過趙曼琴老師的《古箏快速指序技法概論》那本書,但是…… 3 n, h; T/ M. y
# M7 i& L6 m2 K2 d
王:(笑)很多人看不下去。
6 `4 k& x. ]# y/ }  r8 t2 |0 y
8 S4 C$ l2 M. M6 E; @- G# R/ T蘅:很多專業人士恐怕都看不下去。 & m# v/ u, h0 m& E: ~
1 s: m6 I# J! {
王:對對對。我認爲力源問題,首先就要搞清什么叫力源,什么叫力點,力源實際上就是……哎,你好!
+ t& g/ t) T3 K6 y6 A  f% v& c7 V) S
: t" b8 G" h( G% ]2 X+ U  }(將在《暗香》中給他大提琴伴奏的楊海老師來了,兩人打招呼) ; @, l  A+ g; b  \' l0 Z; j

& S/ F9 s4 ~( S4 C8 A王:比方說你速度偏快的時候,它的力源相對來說就比較近,這個部位(示意手部)。速度一快呢,你一般力源在指根關節,速度特別快的時候不可能用到臂,用到臂的話就跳,是不是?所以力源的運用,要看你作品的速度和它要求的力度,根據它這個音樂的音色的要求,沒有一定之規。其實彈琴沒有說必須要用肘關節,或者是肩關節,或者是腕關節,實際是全身這樣一個運動過程。
' S/ b2 P- d+ N6 J# }  v; y! x
2 a$ Y# S. v( t; J' U(他一邊說,一邊示範。蘅娘覺得這個問題問得太大了,他難以回答,後悔ing)
  D/ I$ s9 p6 ~+ Y* n, v
6 }/ g" f6 f8 V" x% x, U蘅:我想知道您平時是怎么練琴的?練習多長時間?練習什么曲子?
/ w& f* w- o: j# s. X% c  \5 ], {" d/ `1 E2 J# Y/ }) U$ k
王:我現在的練琴比過去少很多。- q  t+ K1 n" P$ {% P* L
最早在上中專那段時間以及在劇團工作的時候,基本上能保證每天八個小時。大學就少一些了,大學的時候就每天練四、五個小時。但是這個必須保證,作爲一個量的訓練――訓練你的耐力啊,和你的一切,對過去基本技巧的這種,應該說是很好的運用。0 z7 Z& ]2 Z+ P- `- R/ y
如果假如說你只知道方法,你沒有一個練習的過程,這個不行的。所以練琴實際上多少要看你將來想成爲什么樣的人,如果想學著玩,你可以少一點,比方說一天20分鐘(笑)半個小時都可以;如果你要想考級,你就要練一個多小時,就可以考過去了;你要想從中國音樂學院、中央音樂學院、上海音樂學院這些學校畢業,你就要保證每天三個、四個多小時,(笑)你要想成爲演奏家,那你時間越多越好。鋼琴家像劉詩昆老師他們,年輕時候練鋼琴,每天練琴不少於八個小時,每天!絕對不少於八個小時!可以這樣說,要想成爲優秀的鋼琴演奏家,你要少於八個小時都很危險。因爲咱們現在古箏的學習絕大部分人是自娛,所以有時候大家對專業的人這么多練琴時間感到很驚訝(笑)。 5 X/ l6 l5 S) U. W2 S

3 s" o# M6 z" O2 F1 e6 c" d# y+ H蘅:關於古箏雜誌,您是《中國古箏》的主編,對於這個雜誌,你們有什么打算? ' C# d5 L4 ~  v" k! U
7 r3 G7 n) D; B/ R7 L! }
王:這個雜誌啊,說實在話……
2 |1 B- q3 q' ?% g" }8 H1 J6 b6 q* C" c, m1 K
蘅:試刊階段? 2 n9 z4 V3 A: H" c1 X

9 W  @0 V3 i0 v3 f4 ~- J王:對,試刊,很快就要出第二期。爲什么試刊階段呢,它受幾個方面因素的制約,第一是咱不能作爲國家新聞局正式出版的東西,這個…… ) Z4 F+ ~- K3 h* D

0 T0 p, j  D' \9 Y9 Y0 O" i" {蘅:爲什么?(這個問題好蠢哦)
# k5 i" |( w; R0 I/ i5 l0 F6 s
( G! n6 @4 A  _) P) H* T王:它作爲內部刊物,現在不能拿到市面上公開發行的,否則就是違法的。爲什么呢,申請刊號是必須要經過新聞出版署的一關一關的審批,我們必須有編輯室的人,要給發工資,要有相關的具有一定學歷的、有專業知識的你們這樣的編輯人員,一個古箏學會哪有……它首先沒這個條件。
, {/ K8 j/ Z- D' F0 W/ z- {" a8 i3 m% \$ B: k/ Z! _' }& M
(蘅娘注:古箏學會是非營利性社會團體) " e( \0 F0 f3 o& K1 \# e# @5 p
4 X& B  y# ~* {
蘅:我們網站上的箏友基本上還是以業餘爲主…… - X8 y$ n" Q* M' v; u7 W

# b) Y* F# r3 V1 a7 O$ `, K1 `0 L王:(打斷蘅娘的話)其實你們那裏邊有很多專業的,只是你不知道,他們不說(笑)。我都有學生在那裏邊,告訴過我,還有不少學生說,她會在那看到比較專業的,還有些更專業的,但這是過路的,他們不會在那跟你們聊什么,但是他們都在旁邊看。 + ]4 L) ~' L- M4 V; e! A- f  T$ V
& ^/ Z& H9 F) X' n$ T0 Q
蘅:我知道。自恃身份?(笑) 3 n. Y" `" C- J4 a

# U0 @' T( t" f0 B王:哎,不是!他們……其實我很早的時候,也上過網,就是在兩年前吧(笑)? 2 E" O$ B" v; A2 W$ _* e' L; b) s6 M
3 D3 ?% s% J8 c( s& g* V
蘅:嗯,應該是吧。
* b  _2 r7 K% J9 K- k6 N
! E  X, i: C% u- D7 [王:最少兩年前吧(2002起),那時候我剛開始對電腦有興趣的時候,沒事幹就上網看一看,咦,一看,怎么那么多談論古箏的,而且有些人聊的水平一點不比我們專業的差,比我們專業的學生水平高。 6 h5 @9 Q6 C/ ]1 j
; |1 x" x1 L; Q4 b/ m5 W  U- `
蘅:是的。 : e) R5 P( @. c, l% \
2 I! a# S4 a4 @$ G, k% V. A
王:你知道爲什么嗎?是因爲他們大部分時間呢,是用在看書上了,
7 _, J9 S0 u3 R$ O" P7 A7 e$ x5 v
7 C3 r- f5 e7 D2 e蘅:就像我現在(不好意思的笑) 5 R' [" N, z! D+ B- [8 ?, Z

$ Q$ E9 m1 X% q+ c9 y  y9 x' B王:不是。我們專業的學生絕大部分人啊,是只會彈,不注意理論上的,真的。我到網站上才發現,這一幫所謂業餘的這個古箏學生,演奏可能業餘,但是他理論的水平絕對都是專業的。 1 F) A/ e( k5 z& B( o

4 f5 Q) m1 }+ e0 Y8 m0 h& F蘅:對,是的。
! [  U6 n9 ^+ \6 z
& S# X# Q" W$ J8 n' K$ D王:我看完之後,我發了個貼子叫《你們是中國古箏的脊梁》,借用魯迅的這句話(大笑),
* [3 }, l. }3 o& W5 h4 o. z0 f
) W1 K+ O" O$ ^- `, e(在場的人都笑起來,王老師,龍音的兩位先生,楊海老師,雪花,Nepcat,當然,還有蘅娘:)
4 K+ P( u( T/ k# B: v* A% `' o" k% p( [9 A
王:後來被別人發覺是我,因爲我用了“寒鴉戲水”這個名字,我還是…… ! v* X- a  ]! d, a" @/ D* K
' |1 N/ l' O- P% S0 Z7 k+ j" O
蘅:(驚呼)原來……
1 f* p  R3 W; x2 w- a* [
0 y: J1 x7 {; H% E9 G6 a* J" r6 c+ N# F王:對!我最早用“寒鴉戲水”這個名字上過。後來別人開始類比、用我的名字上,我一看別人在冒充啊,結果我就退下來了。用了這個名字後來就被有幾個敏感的人說:(邊笑邊說)我能肯定這是王老師發的帖子!在網上聊古箏的很多人,都形成了一個古箏的聲援團,台下掌聲最熱烈的,或者說表現最忠誠的,就是我們這些樂迷……(頓住,大笑)還有一個就是他們對古箏知識的渴求啊,遠遠超出了專業的,我甚至覺得對於我們專業的學生有一鍾恨鐵不成鋼的感覺,所以我才在網上給你們發帖子,就是鼓勵你們這個行爲,因爲他們在說的都是非常……也有些人會說些怪話,很快會被人批評啊,攻擊啊,哎這裏邊很有意思,所以我也參與了個別的問題的討論。只是後來我沒有時間了。
& [/ [2 s$ H: ~
4 l( v/ j* D0 V/ {% D蘅:可以理解。 1 G0 I9 M0 F) U8 ]% p3 z
# m' s0 @, C$ j; s; v
王:對。我現在很少上網去。有些上網的學生還告訴我說:有人還認爲網上誰誰誰是你呐(大笑),我說沒有。不過他們在網上聊的這些問題也是我比較感興趣的話題。 6 R5 ~4 i  O& F( y: g

/ R0 r, ]* i& B1 D+ O) K- W5 y蘅:箏友淡月無痕想問您,關於您的古箏教學VCD。
6 F$ J1 p2 E6 |, r8 H' l
8 ~/ X+ _7 t* G; C' [* _- u4 H$ B王:現這是今年的計劃,在計劃之中。
6 K+ V  O( J; q1 ?/ \% i! B% a9 t. W/ n5 G" F
蘅:我們希望能夠早點看到。
: g1 H/ \4 t  }. `7 m# A  s. O
6 I2 F7 M: {0 P8 |王:今年計劃是:跟中國音樂家協會有一套東西,龍音有一套,還有一個中國民族管弦樂會。龍音做的,就會是完全是我本人演奏的我的作品,由我本人演奏和講解;中國音協的呢,是關於考級的,因爲中國音樂家協會還沒做過考級的;另外中國民族管弦樂協會的那套也是關於考級的。 / d" [  o: }& y" X. f
( X3 }2 e5 X0 w" @: _
蘅:我們希望你全面細緻一點的講解,並且多站在業餘愛好者的角度上來詮釋這套作品。 - X7 U& b3 z+ Z5 C# _
5 M+ T; p% ~. c& I8 z/ p7 V
王:哦,那是這樣。但是我們也有問題,咱們明說了:比方說我們簽了合同,他只有這么多資金,我們不能不考慮他的資金的問題,和他的篇幅的問題。十級,一般來說就十張,如果要按照你們的說法,或者我的理想,是二十張,才正常,一個級別我出兩盤才對。除了演奏之外,我還大量講解,細講。但是現在由於受到他的那個……他們給我的時間是十盤,可他們的運作成本……我跟龍音的將會講的比較細,這我跟他們龍音老闆已經談過了。
. C$ m: Q) o# |9 d
/ ~1 @5 h/ [) a' {  i0 G% J蘅:關於您上次出版的《中國古箏》光碟,好象……
4 _" E+ n) V- ]" P. l+ X$ n; j. ~4 n' [0 b& T4 o9 X
王:《中國古箏》沒有講解,上次那個純粹是介紹各個流派的,因爲我們只是一張嘛,那時間一定不夠啦,當時編都…… * A5 n% @' S8 D$ s1 k! T2 O

; w7 W8 R# v6 ?1 o! t劉:講課都只有30分鐘嘛。 ) Z$ @* l# f/ i8 t# x; ]; C/ W
3 Z* ^9 _6 W7 ^& q0 q5 h, _  a
(上海龍音公司的劉明經理插進來講了一句)
/ \! J+ I0 c. ?0 D
! q, L6 \" ^( a9 D2 x; R- w& b2 q王:你想想看,講各個流派,全部這樣才30分鐘,正常要把流派講完,要正兒八經去講的話,最少三盤。
/ V9 b: Z: o# h6 k, M8 v+ S$ V' k6 C; C! R3 n8 n
蘅:那完全,其實可以把曲目去掉……算了,我不說這個了(不好意思的笑)。
& Z. m' E6 ]8 `$ [  M, g# |; y7 V  M, j9 c
蘅:古箏的發展方向。民族音樂目前的生存狀況受西洋交響樂、西洋樂器的衝擊,並不像表面上那樣的繁榮?
8 U2 e) m: a3 n9 G: D* Y1 D7 G- o* Z4 O7 n6 k/ r; W
王:嗯,對於這個問題,其實西洋樂也一樣,西洋樂也不夠繁榮,正規的演出都不行,包括國交,包括愛樂。他們必須跟其他文藝形式結合。說白了,今天中國的社會,還沒有發展到大家靜心去聽所謂高雅演出,絕大部分人還是在,我個人認爲,還是在解決溫飽問題(笑)。或者是聽的文化速食問題,他沒有時間去琢磨這個。 2 ]" I( Y, q$ y+ e  i# {
1 k# h! O% W; x/ k2 B1 N
蘅:前幾天香港那邊舉辦了一個十大民樂的評選,《梁祝》、《春江花月夜》、《十面埋伏》這些上榜,觀衆首先欣賞的是旋律,但是專家從專業的角度評選,得票最多的是劉星作曲的中阮協奏曲《雲南回憶》,對於這個…… 7 _7 P: p- ?" X; ]/ V
9 m* k. E( t$ u) [
王:(打斷蘅娘)上面有哪些曲子我都不知道。 3 @$ c0 k  X% v; f5 |1 Y: C8 ?
& q- t4 p9 r; F9 |9 H0 J  S
蘅:對於這個評判標準的不同,您怎么看? " `  y2 K" @# ~; \

# F4 d' z" U3 z王:很簡單,就是說啊,有一句話就是,但這話不能說給別人,可以通俗的講,就是所謂的外行看熱鬧(笑),內行看門道。但是這話對不是搞專業的人有一種不敬,但是有這種問題,確實有這種問題存在
& W$ W9 P5 v! H. u) \
- N9 V- X2 V; u9 L9 q0 B: E音樂的四大要素首先是高低,就是我們說的音高這一塊,這是音樂第一大要素,然後才是長短,然後才是強弱,最後才是音色,越來越細微了。7 k" e% ~) E2 \1 ~2 P/ Q

' q) E- v# J* a, k# l但是一般的老百姓,他感受最深的,將會是音高,和長短。爲什么呢,高低和長短,因爲這兩個要具備,最直接了,強弱可以不要(笑),我說的意思是,他可以很快就……他可以不要強弱,是不是這樣,他也不管你節奏,他連四二,四四就行啊,但是專家覺得這不滿足啊,專家要繼續往前滾動,可能會八七,八六,四分之三點五的節奏,才能表達出自己的意思。可是觀衆聽起來彆扭,因爲他習慣了就是規整的這個,你突然出現變化比較多的技巧,觀衆可能是接受不了的,這個可以理解。但是,現在有些專家,一味的去搞自己,把它搞成一個行業藝術了,我認爲這個現象要值得注意,文藝是爲誰服務的?專家們應該在旋律和節奏的運用上下點功夫。 $ h  _, I! w( n7 @, C
/ Z9 o* r& V6 Q5 ~8 y5 F
蘅:現在中國的民樂頻頻走出國門,到金色大廳去演出,關於這樣的問題,你怎么看? * e- s4 B" b9 o7 f* }  w
% o& C7 V5 y. F# E5 U, y
王:我認爲是好現象,首先肯定,這是……
& [0 e( F0 C. O; v+ O0 m% r% j; j) |; u# l, d) d
蘅:(打斷王老師)但是他們的繁榮是靠送票…… 9 L, D+ \0 b. T& F2 g: N) Z$ I
; o# O& p2 Q# R" L& @7 l
王:(打斷蘅娘)對!就是我後面一句話,接著就來了。首先這是個好的現象,但是並不意味著到金色大廳就是說明我們中國民樂走向世界。我們現在是走出國門了,你走上飛機到人家那個領土上就已經算走出國門啦(笑),但是,沒有進入他的真正的主流文化,這是最關鍵的。其實,在目前的歐美文化占世界文化的主流的時候,誰也不要幻想,在經濟沒有強大,國力沒有強盛的時候,文化想在世界上産生影響,一定……並不是我們藝術不好哦!我們沒有走出國門,或者沒有在世界上造成影響,我從來不認爲是我們,古箏的哪根弦不准啊,或者沒有造好它(笑),或者是二胡難問題,我不認爲是這樣。
* z$ ^+ \( O- i; ~是因爲我們不是強勢文化,歐美文化是強勢文化,沒辦法,就跟麥當勞一樣的,所有中國人,年紀大的人,誰都不會覺得麥當勞好吃到哪兒去啦,但是小孩子們經常看到宣傳說這代表一種品味、文化的時候,他就吃麥當勞了,然後習慣上麥當勞就成了主流,是不是?本來是個速食嘛?   k' Q5 _5 m3 [  \# d$ J
% R$ R: e  l; \: v+ q5 y1 [
. Z" h- J: \- c( F. Q$ |3 R: X
蘅:去年四月份,您在台北新舞台,有一場音樂會上,最後您還加了一個自彈自唱的《河南大曲》? ' w: }1 j& L5 s( ~) L2 w
" O1 Y" j$ o3 P$ I8 l+ t* n- [
王:大曲,嗯。
9 x7 _7 r7 x% m5 V+ u* K) R) L4 ?: J3 u/ q
蘅:對,這是一個臺灣網友告訴我的,他叫Victor,但是他也給您提出了一點意見,就是在去年那場音樂會上,他認爲你很多的曲目,過於――(我很費力的說出下面兩個字)炫技!(大家都笑了,我不知道別人是不是笑我太大膽,用這樣的詞,反正我笑是因爲不好意思:)對不起啊,我覺得應該用這樣的詞,就是說講究了速度,但是韻味不是很足。像您去年在《木卡姆散序與舞曲》裏面,他說一進入舞曲部分,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好象直接省略了慢舞,而直接進入快舞。雖然在後面加速的部分,王老師還是很熟練的把速度再推了上去,但是速度那么快,他個人認爲基本上已經失去“舞蹈節奏”的原味。
6 r9 l+ {9 [7 o( }. J, I4 ^* e" U, ?8 r4 B& R: }5 X* m, Z. W. g
王:嗯,我非常贊同他的觀點。因爲就是說在……
* h/ V8 o" q" X8 g4 z) [2 ]1 K; k) n* |& a+ k% u
蘅:很不好意思! 8 i1 @4 n+ d' R5 ?0 n: N
# |5 \- Y& M. W* E, d/ z" r& m  _
王:不!他說的非常對!就是說每一個演奏家呀,在每一場演出中啊,他經常會反省,我有些作品處理……其實包括我現在,今天在演奏過程當中啊,也有這種現象,就是,可能跟年輕有關,或者是自己是操作者啊,可能受到自己年齡和個性的影響,比較熱情,容易把速度啊或者這個演奏激情往上推。一個冷靜的人,相對來說他的音樂就比較沈穩一些,這是正常的。不過我會接受他的建議。
9 t- o  ?4 q6 g' N8 J/ ^- o. R
; S) q0 _& U8 F/ k(回答這樣的問題,王老師顯然很認真,很誠懇。) $ S8 o) ]3 B" O) y; d: U8 N# F2 z2 O
5 Z4 e. M/ b- r. J# u, x
蘅:那算了算了……還有就是去年您在臺灣演奏的《秋望》是箏跟二胡合奏的,這次您是箏跟鋼琴是嗎? 1 T( U6 h2 n; T
5 o, e0 O  ^& {* [1 U( @) H6 l
王:因爲上次那個鋼琴譜實際是我寫的,不夠專業,可能會給人家彈鋼琴的人帶來很大麻煩,要提前練很久,而我聽說我們中央音樂學院有個老師在臺灣,一個很專業的嘛,所以我臨時,打電話給他說你在不在,他說在,他說好了,我專門給你寫一下。然後寫成了跟二胡的。而我出版的這個是古箏與鋼琴的。 ' E& g& N. _# _! B0 V9 e. G  ?

: t3 [% u# U% M& _) H蘅:但是Victor認爲,二胡爲人師表的那種音色實在太厲害了,古箏如果不能夠用搖指――還好王老師您有這技術,不能用搖指形成一條新的旋律線的話呢,就沖不破二胡的“包圍”,他說這樣的合作不是很成功。 " A  @+ T% \5 Z( k) z. ~  @; X2 {0 T
/ {- t8 ]; w2 }' `9 y+ {
王:反正都要嘗試,包括我的古箏跟大提琴,也有這個問題,但是…… - ?2 q" y% h4 l$ {

8 W4 M. w1 P. g& O1 ~  r蘅:(打斷)但是屬於嘗試的範疇? " S" M. P( p$ {$ g6 K$ g( X  x

, Q* y6 ?3 i  A) k6 I, O王:嘗試,都是嘗試。就是因爲很多人可能覺得不合適,所以他才沒有去做。彈撥樂跟弦樂,其實我個人覺得,你就是用搖指,怎么弄,你也不可能跟人家拉出來的長弓一樣,人家畢竟是個長音,我們這是搖動出來的,所以在這過程中啊,我還是刻意追求了一些,它作爲絃樂器它的表達的手段和我彈撥樂器的一些手段。
( @6 R: ^2 d2 b0 h& `) V) U! n' u
蘅:還有就是關於《溟山》,這是我自己的想法,我不是奉承您,但是我真的覺得您作這支曲子的時候,我想您的心態是不是很彷徨的樣子?然後我還感覺,從這首曲子裏面我聽到了有古琴的韻味。 . ^8 f6 E5 g7 z! P& [0 p  ?$ c' B
, ?# }) K% J! c- U
王:嗯,《溟山》…… : [' R6 ?2 `# a* \
$ u5 e, [( i! l! r
蘅:然後…… 4 X3 a) t$ W& e
4 {% @, M9 U" w" ]! l$ P8 }9 J  }! J
王:你說的非常對,再繼續說。
2 r: f( a! x" k9 Z
: E6 R$ X; I- P(他手指輕輕的撥弄琴弦) " ^7 O! m( A, I9 x% K$ H. i

! p0 D5 J4 D) k5 {蘅:我在網上發貼,因爲有人問對《溟山》的看法,我說是“總覺得作者沒有深厚的文化底蘊呢是作不出這樣的曲子來的”,我說“大有古琴況味,漁樵去後,空留溟山”(不好意思地笑)……
) p7 H/ D: W1 g- [% _" \: I9 V4 }
. S" S0 G' z2 n2 l" g$ H王:噢,(笑)哇! 1 |. J- y0 [& l; d6 v
+ c- p7 b9 ]" q1 m
蘅:聽說您作這首曲子的時候,正是您臨近畢業?
$ e' Y' i5 X5 o8 k6 J+ C) `+ ^
王:對對對。所以你的感覺很直觀。# [% ]0 L5 b+ J' a/ x$ I6 T
我其實用《溟山》,四季,來表現人的各種心境,甜酸苦辣的心境。就是用四季,來暗喻人生的這種,無常吧!但這裏邊也有躁動不安的,也有一種希望在,這裏邊能聽出來,既有希望,也有一種對前途這種非常彷徨和非常茫然的東西在,所以《溟山》正好是在我……生命中一個很關鍵的位置的作品。當時我認爲這首作品,技巧和音樂表達內容啊,算結合的比較好的。
, M0 x* m) R0 t" i2 h- p4 q3 _我注意到,有些就是炫技的,比如說《霍拉舞曲》。古箏啊,現在不是炫技的多,我個人覺得,這是我自己的說法噢,炫技的是太少了,因爲古箏給人印象啊,恨不得一古就幾百年一直……首先我的年齡啊,和我的個性,我實在容忍不了(笑),大家所以才有這些創新的技巧啊或者表達的方法啊,可能把弦都打破呀,你看我寫的很多作品,極少數的作品裏邊才是五聲音階,其他都打破了五聲音階。但是,可能我老了之後哦,我只是猜測,可能又回到五聲音階了,但是我現在,目前,我絕對做不到,使作品……
* d' q3 Q! p% B( @" K: K
: [7 }" K5 A. ~$ Y8 F8 w& M蘅:您作品當中,您最滿意的是哪一部?
1 t! `1 v. y  W" s* N* i
3 w# ?3 Z, @) {) v6 `0 U王:是我改編的《月兒高》。古箏琵琶合奏。 # y- g( R& t2 ^& }, M
% M+ o; J6 `- J
蘅:(微感驚訝)《月兒高》?我以爲是《雲嶺音畫》?
: n2 G( G  P) a2 v! b. A: Y4 {
1 U0 c' P6 i) O* o王:我認爲從寫作技巧來說啊,《雲嶺音畫》寫得最好。假如說是從內心裏…… : U& g' j! P6 J( T" z0 P
' I" e. q0 u1 G1 G
蘅:您喜歡的?
( W( Y/ z7 M4 N* l6 f' p
2 T" N8 X$ c. Q+ u0 j" d王:對。那個《月兒高》不是我寫的,因爲古代就有這個旋律,我只是來編曲的。但是我非常喜歡這個旋律。因爲古箏琵琶……我認爲當時寫得還非常沈靜,多了更多的幻想,更多輕人當時特有的一些心態,現在你就讓我寫這東西寫不出來了(笑) . y. L# D/ S: m8 m% H

9 ~& V. D* _, C' N0 w+ }(笑的很奇怪哦,可惜沒有追問他說的幻想和特有的心態意下何指?) * d4 g  I  r* K

2 {; h: B8 s! G0 U7 g蘅:我看到在網上有人發佈您以前出的CD啊,是BMG唱片公司出版的《大師意境系列之漁舟唱晚》和《大師意境系列之雪山春曉》? & z4 N/ g  z3 r" w

4 S+ m0 h( b6 c4 S7 _王:(很驚訝,聲音也略高了一點點)什么?我從來沒見過。
# S) h9 p- F7 G& ]! ?
5 s+ v) d4 Y1 K3 Q蘅:是這兩個,我從來沒有見過,所以我想知道這個是不是只在海外發行的?
4 `# ?7 c; ?  W9 v4 U1 k& I# h2 G3 A2 ?8 J% v
王:(笑)那我不知道,哪有這個啊? 4 J; H, k$ t, j7 b. J
4 M. ?2 |# q  z
蘅:(笑)等你去找……
. n/ q& W8 U! F5 D! N4 ^
7 M+ x' `. y/ `# [$ Q4 h( A' j" c王:我……真的啊! & r; w; ^7 _. i  D

3 F& r$ g3 s* t6 n- R# c- O* d蘅:(笑)侵犯你版權。 3 W4 T) N, }% |5 o2 e
* _( a3 J. A+ u; q
王:(笑)真的侵犯版權。還有一個非常可怕的,有人出版什么:王中山,“啪”!“笑傲江湖”!
  Q8 A( s4 E& T. }! m
# A% b& L$ Q" l(大家都笑了)
$ @! l8 e  e/ y2 j5 E- A6 v3 V4 \/ w9 n' b
王:我在臺灣看到的,還讓我簽名呢。(蘅娘哈哈大笑,別人可沒我笑的這么放肆*_*)因爲我非常驚訝,我說哪有出過“笑傲江湖”,這個我也是第一次聽說。 ( o% P5 A8 q2 t

% q- K: T1 b- w3 x4 R0 O蘅:哦,是這樣子。
+ g5 {: F2 B: O: S( v+ D/ ~7 S# T
# u% D# C7 e- i# f王:大師意境什么雪山春曉…… : o  I( E( ^6 R0 r4 [& M1 `
2 Q2 U: S3 \" i( r/ G
蘅:雪山春曉和漁舟唱晚。
8 p/ J( {9 I: L5 o  r6 y' Z) f' X4 U# O) G/ m% z& d
王:我沒錄過雪山春曉,不不不,我再看看。(又探過頭來看蘅娘手上的稿子) # w3 N2 Y# c5 K' q0 M4 I

9 b7 \: B; x% V: g蘅:還有就是關於《夜深沈》,這是一個著名的京劇曲牌對吧。 ! s( b0 j% }$ h5 [
9 a  I: F, s1 F
王:嗯,嗯。
. e0 t4 o* F* b1 b7 j5 W; N9 i
% K% Q6 q# @) c! t! |蘅:以前呢我聽過那個關於梆子和大鼓的那個,那現在您……
" W$ r6 E; R. D. q  J, n* R% ]0 K) G  O, |# ]* x% ^
王:是京胡,京胡。或者是京胡。 $ l7 h3 _$ U* ]: j4 e

+ l) p( I6 X- d) g蘅:現在也有一種是梆子和大鼓合作的,那現在您是用箏和鼓合作,好象完全就是兩個味道了。你能解釋一下《夜深沈》你所想表達的是什么樣的一種情緒呢?
, k! z, }$ }/ e7 C7 \+ I8 v0 {& u, J) s
王:《夜深沈》它有各種表達手法,有的人就直接當它曲牌來拉,就表現夜深沈,就是那個風動荷葉那種,內心也是一種彷徨。
5 @) o. D; w! S6 z4 }* L4 h而我表現的這個不是這個,我是著重表現它的霸王別姬的這一段。這是前半部分,就是虞姬她的慢舞過程中的內心的一種猶豫啊,和這種淒涼啊,悲悲切切啊,和一種難以割捨的這種,給霸王感情上的一種衝擊,然後最後是快舞的時候,也是在非常激烈的矛盾衝突之中來結束的,實際這裏邊多了更多的悲劇的色彩,但是呢,又以女性的這種感覺表現的。京胡拉出來的,那就另外一種感覺了。
4 Y: T8 g/ w+ o' g+ b; M* f' s- a& F
蘅:對,您表現的是虞姬。 . p' a( ]/ U( O$ q/ D0 w" }3 m6 \; F* G

1 F4 c; _+ q: |  p( Y王:對對對!
  ?7 S0 ~: A; T9 J3 E
% x$ R6 a& z2 O6 A) J5 U% j" A蘅:那個呢表現的是霸王(有點得意的笑哦)。 6 G- }+ \5 l& K/ r+ Q
, L. G' y9 y5 ]
王:霸王,對!所以,看看每個地方都能不同,一個是前半部分,我會,將會處理很細膩。 % |$ _' v# g5 w4 }+ r

4 V( m' w$ ?3 j) x2 c$ T2 }6 ^蘅:(笑)比如說我可不可以問您生肖啊,或者是問您平時的愛好啊,或者怎么樣,或者您想談什么就談什么吧。
( L7 _0 e9 t  _3 z) ]
+ c" B( _5 s( T* p王:啊,行!我生肖屬猴的(大笑,在場的人也都大笑起來)屬猴的,所以個性就這樣,然後,愛好,就喝茶,(又是一陣笑聲),喜歡喝茶聽音樂。
$ r8 j6 D" @) }/ z  j; Y
( }) l# Z9 _4 h3 _. |( w& @. U於是我站在王老師左後側,距離他一米左右,一動不動看了很久很久,看他無與倫比的種種技法,目眩神馳,歎爲觀止!――如果你接觸過他,你也會有我這樣的感覺,我的右手如果能有他左手的一半靈活……唉!他學箏三十年了,個中甘苦,恐怕不足爲外人道的吧!要付出多少努力,才能有今天這樣的地位,即使有機遇,也得他自己有實力的吧!而且到了今天這樣的地位,尚能如此謙和,並且這樣心無城府!性情中人啊!我能說什么呢!惟有歎服而已!   j  d, y& J0 h9 G5 S7 Z

' T' R  N- K% s4 c王老師跟楊海老師排練了大約半小時左右,後來在《漢江韻》擔任雙箏伴奏的兩位上音的學生趙一和顧婧來了,他們開始排練《漢江韻》。
' k) y2 h* g$ G# q9 |! V% E
; l# r( n4 q' B# s5 A+ j天漸漸黑了,時間已經過了六點。王老師自下飛機就直接來到這裏,接受我們的採訪(大約50分鐘――當時只知道問,事後才反省過來,我讓那位楊海老師就這么幹坐了近一個小時!天!我真該好好謝謝她的!)後就一直在反復排練磨合,看著他們認真投入的面容,我心裏那種說不出的感覺啊! ) U; T4 q" w+ v( ~( h: ]2 B

8 n, z& ]  `0 M, |: E一個多小時後我又拿起了筆和採訪提綱。不一會,王老師感覺到了,停了下來。   D1 p! D) j! b. P
8 c# \/ t* V. a2 n( Z" L7 U
蘅:(向兩位上音學生)對不起!(轉向王老師)這個其實是Napcat的問題,聽說您也擅長鋼琴,對於鋼琴和古箏,您是怎么看待它們的? . v9 p: z+ v- Z- D' X
; x2 i& n5 ?( _1 b* P5 F+ y) ^
王:是,我同時也彈鋼琴,還有古琴,就一塊兒說了吧。(笑)古琴和鋼琴,是對我幫助最大的兩種樂器。古琴的理論較系統,是一種美學追求,我的古箏曲子的內涵、韻味得益於古琴;鋼琴的技巧完善,它的邏輯性、可操作性比較強,我的技巧部分也來自於鋼琴。我受它們的啓發很多。相對於古琴,古箏浮躁一點,這可能也跟我年齡和個性有關(笑)。
: T1 ?9 N! `9 n# h: ?: c' z& n$ i3 d! K( V
蘅:古箏的改良過去體現在列弦上,十三弦變成了十六弦、二十一弦,此外有別的改良發展方向嗎? 1 c# T2 L4 L6 z6 w

+ n8 n' {$ }7 p6 c! B王:還有四十多弦的呢,就那個河南的任清芝,《幸福渠》的作者,爲了體現河水奔流的場面搞的。 0 Q/ _9 c0 g& x( f' a4 l
9 W/ C7 M3 K2 O/ u- P1 ~
蘅:啊!(駭笑),對於轉調箏,您怎么看?有需要改進的地方嗎? * c( }/ g5 ^8 _9 h

* Q! D8 B0 v+ N8 [+ c, X: q王:(毫不遲疑地)先把音調准再說!首先音準不夠,其次,箏原有的音韻啊,也失去了,你想啊,古箏特有的,緩慢的上下滑音沒法做了(示範),搞兩排箏碼,這個壓力面板也承受不了啊,還有音色……
  F: f0 `" Y3 N& L% F3 ?0 C" J1 d; Q: f6 g( i# W! C6 E5 p* L9 s" j
蘅:對於古箏實驗性的現代曲目業餘愛好者如何理解?
) F% g5 z4 W, c8 l2 K
/ J2 T6 t: X! s8 j( N, D. O王:要入道!跟你講那個音程啊什么的,你首先要懂它,弄明白了樂理。
4 F$ I! J7 i+ z, D$ |; u/ C: D+ m2 k& N- T
蘅:練習輪指有沒有什么捷徑?應該注意什么問題?
. p5 b2 p% Z7 k  X0 j5 i- ]
8 i, q3 @7 r$ e1 D% ^王:要多練,要練到各自獨立,名指要練的跟其他手指一樣靈活。 4 g! z/ O0 j+ D& f5 _/ _) [3 B

& a" D: X; P' D9 _蘅:對於何占豪老師的《臨安遺恨》用鋼琴給古箏伴奏,您怎么看? 8 }  d4 X8 {: u5 O, e/ e
2 x6 U) c9 u# i1 N7 s
王:因爲沒有樂隊啊,這只是權宜之計,啊,權宜之計。 3 \* v4 ]  ]4 C9 O/ D* V
+ D1 a! l7 p3 y5 Q' X8 v. Q
蘅:最後一個問題,當前學藝術、音樂的人文化底蘊普遍不足,對此您怎么看? 3 c  _( C- J( p6 l2 L4 F
. v/ o; x7 J, R' @
王:確實有這種現象存在。專業學音樂的人,一般來說…… ' a# a) I% m: T

9 w# B- i) ^4 G蘅:他們的時間都用到哪里去了?(笑)不可能24小時都練琴吧?做家教去了?
* C9 d6 t7 f" D5 [5 P
& q4 v3 N3 E4 G8 g% A% ?王:(在場的人大笑,王老師也笑)音樂有音樂理論專業、音樂表演專業等等,音樂學家、表演家不同,兩方面都各有所長。而一般人說的文化底蘊,通常是指文學底蘊,你用自己的長處來跟人家的短處比,這樣不妥,啊,這樣不妥。學古琴的人呢,文化底蘊要好一些,因爲他們的曲目啊,都有題解,這樣多年練下來,也就接受了不少…… - z' t' x1 ?4 N8 r- |* K' f

  b5 o! p# z( i- h" Q" Q蘅:術業有專攻? - l$ f$ Z8 d+ ?3 s; F, [- W
" Q/ s7 C$ h1 |$ x# N* v7 ^
王:對,術業有專攻,就是這樣。專業的和業餘的對待音樂的心理狀態也不同。專業學音樂的人呢,很難跟你解釋具體的理論,最好面對面針對你的問題,面前有一架箏,示範一下,很快就解決了,跟你說音程音高,理論你又不懂……我也去過多的研究理論去,我也就沒法表演了(笑)。 0 j0 q$ U: Z/ Z% b* E6 A( L
  f* Q% ?' o# ?$ o% g5 ~( j+ d& {
接著就是讓他給我簽名啦,他用戴著指甲的手在古箏上面給我簽了四個名。我們走的時候已經是六點半左右了,他們還在排練
发表于 2007-6-18 12:23 | 显示全部楼层
嗯!的确很受用,看完像听了一堂课,哈哈,而且是免费的,这等好事,多多益善。
' ~$ Q3 U: a+ q7 s* n谢谢版主啊
发表于 2007-6-22 22:0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东东,看了就有益的。顶下哦。
发表于 2007-6-25 09:54 | 显示全部楼层
虽然我的体力有限,但我还是要用力的顶一下。
发表于 2012-11-20 13:32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他的中国古筝网上的讲座视频,我觉得王老师还是很可爱的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3-4-13 02:33 | 显示全部楼层
温故而知新……
发表于 2013-3-18 18:10 | 显示全部楼层
太长啦 还有十几行留着下次看 想说蘅娘问的问题很有水平很专业的样子啦; _- v5 k' X  c! D  d
王老师也很客气 回答也比较细致 受教啦~
发表于 2014-2-14 12:4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喜欢王中山老师,还看见他上过天天向上的节目,人很敦厚的样子。不过他那么胖胖粗粗的手也能这么灵巧,真是佩服啊。
发表于 2015-5-24 06:21 | 显示全部楼层
每天练琴8小时!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琴筝国乐网 ( 沪ICP备08002789号 )

GMT++8, 2019-5-23 03:46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