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筝国乐 古筝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68625|回复: 91

~一路的筝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4-9-20 16: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柔珏 于 2009-5-17 02:43 编辑
, q& k6 A5 K# B6 _3 C& w/ Y4 U% J& l( K& r
------《初衷只为超凡脱俗》
 楼主| 发表于 2004-9-21 18:10 | 显示全部楼层
------续《还能坚持多久》: j( m. \) H9 P( _4 Q6 d4 v8 P' T
4 p5 g* m7 J2 i/ a
当我决定继续学筝下去的时候,很快便遇到了我现在的老师,原谅我暂时不能公开她的名字,就称她为S老师吧,有人称赞她德艺兼备。而且,她还很美。我很有幸,三位老师,不仅筝艺出色,外表也均是脱俗之人。这一次,也许学费会很贵,也许路途会更遥远,可是,只要能学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只要还能承受,我就一定会坚持下去。8 B" Z3 r' @  I+ p- e5 l, t- Y- d; T

' |2 Z5 {+ \) M2 r1 q: Y& u% {以往每一次出远门,我总是会在前一天晚上睡不好觉。况且这一次,我知道只要去了第一次,就要有第二次,第三次,以后还要有很多次。对于怕出远门的我来说,这或许已是一个跨越。可是为此我要付出很多,譬如时间,精力,还有学费和路费,我不是一个专业的学筝者,我还有一份压力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的工作。矛盾许多,困惑许多,想了又想,知道有得必有失,心里既忧亦是喜,必竟能得这样优秀的老师来指导并不容易。6 {- ?1 Q8 v: P: h+ B6 ]: O

/ }5 s! l6 s% l7 E2 T1 e0 m我也会坚持在这里记录每一次与S老师的学筝经历。就当借了这里来写日记,感谢版主给我这一席之地,也希望能给在看的你们提供些许帮助。, Y" H# n' K3 Q6 C
3 u& g. T. a- t8 [+ h# G6 }

9 R5 h7 c& N, s九月  一个 好晒的日子2 N4 Z/ C+ d& ^0 E3 ^

" R* @1 F5 k' x( a; U/ n虽然一路辗转难寻,我还是提前了四个小时到S老师家里(以前读书也没有这般积极)。我的前去她甚是惊讶,她没料到我会这么早。进门时,老师房间里正播放交响乐,一屋子的典雅舒适,没有电视机,有我预料之中的感觉。没想到老师正准备吃午饭,然后她邀我一起用餐,我连忙推辞,心里已经觉得很不好意思,哪敢再造次。S老师刚给其它学生上完课,吃完饭她应该再休息一会,哪怕半个钟头,我请她不用理我。她说:没事,上课早了会影响邻居的休息,我们边吃边聊,吃完再聊。说真的,我很感动,如果以前学筝是为了自己,这次我很怕辜负的是老师。/ t' z2 W2 N0 n4 v6 U% H% D

% g; T2 U" [$ H- L; x% m2 W老师的可亲让我轻松许多,只是行为举止上仍然有些拘谨,原来我并没有完全学会大方,也许因为她将是我未来学筝生涯的老师,就像上小学对老师的感觉一样,心里满是崇敬还有一点点羞怯。9 P! m, x5 X3 R: o9 r: m1 }, Z, I
) ^6 p, M5 t8 c6 A- Q8 a
预定上课的时间到了,我弹了一个刚学的曲子,在家弹得已够熟练,只是每次面对不熟悉的人,我都会紧张,虽然我在心里跟自己说了千遍,没什么的,就像平时自己在家一样,要放松,要自然。可手一放在不熟悉的古筝上,弹出来的音色连自己听着都觉得别扭,一走神谱也忘了,尽管老师在旁唱谱提示,我仍然无法完整弹奏下来。我很窘迫,老师的评价我也没怎么听进去,只记得她说:“当一首曲子,弹一百遍或许是这个样子,可是弹上一千遍就不容易忘记了,如果再弹一万遍,可能终身都会记得。”这叫我吃惊,是的,也许我从未将一个曲子弹上千遍。你呢?:)
! }" X0 E$ r2 i! Y* I% ]& S
0 P+ M- G( W9 b4 j我要重头开始吗?两年来是不是白学了?我不敢确定。$ u8 v( q3 p1 K- @$ b8 X( f
' a6 }( \0 d4 D! z& {. f
S老师说,来,我们今天学抹托。老师说得很自然,没有一丝犹豫。我更来不及细想,就这样吧,即来之则听之,一切看老师的安排。抹托是最基本的一个指法,我一直都是提弹的,可S老师要我贴弦来弹,这样手指又开始紧张,我感觉又回到了两年前第一次学筝的时候,只是S老师讲得更详细更生动些。手腕与手背保持水平,手指要自然放松,大指拨弦以根关节的力带动小关节,食指触弦要立起且不能太深等等,我都要听得明白记得仔细,好在这两年练筝也算有些基础,这样学习起来也容易理解,并且我能体会自己以前为什么会弹不到位,手腕的高低,指尖的方向,指甲的长短,一点点细微的地方做得不对都直接影响了弹奏的效果。。。。。。5 x, d6 M( e+ S7 \- B

$ p8 J7 i7 P4 O5 C4 M仅此一课,已是受益非浅。回来后,把老师的讲解重新回忆了一遍,然后练习布置下来的练习曲。有朋友友问,我所做的这一切只为弹好古筝是否值得?我说当然,有时只是觉得浪费,现在还觉得非常辛苦。可是当心中有了希望,也就无所谓值不值得了。我想,这样坚持下去,一定会有收获的。3 L  h+ P2 X; p% D6 ^( r' Y

" _* X5 L$ t2 I& q* A; u
+ I( t- u! m5 T& t" g' ^5 A------未完待续----& Z" @% f' D5 O0 E) p
7 o' j9 Z$ u" |- n6 W4 c* G( k
[ Last edited by 方瑾 on 2004-10-7 at 09:26 ]
 楼主| 发表于 2004-9-22 17:44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我的第二课-----
0 l9 T; @, M5 J  m
8 J7 R/ p  I- a3 }: R仍然是九月,偶尔冒出来的太阳仍然很辣,但冷不丁落下的大雨却令天空明净清凉许多,这个有雨也有太阳的日子,我又早到了一个钟,这次不想打扰老师,就坐在高大棕榈树下的长椅上,等待约定的时间到来。地上落叶被风卷起,忽远忽近忽上忽下地飘着,落在地上的打着转儿像在跳舞。顿时,心也跟着快乐起来,手指竟不由自主微微跳动,“抹托抹托,勾托抹托。。。。。。”,落叶在空中轻舞飞扬,手指也在膝上飞扬轻舞。。。。。。。那种情境,那种感觉,竟是难忘。6 i) ?, l) F9 z& k! H4 Y
8 N5 s: x$ P# |& F
一个礼拜以来我都在筝上“抹托抹托”,不知道换成在窗桌地板上抹托这般会变得怎样?还好,自己算是满意了,大拇指贴在弦上不再下蹋不再虚弱,食指由根部带动第一指关节拨弦,动作幅度不会太大,拨出后能即刻还原。我最好的心得是放松,放松手腕,把注意力集中在指尖上,在触弦的一刻与指头拨弦的力量一起爆发,即瞬间有力度的触弦。
% |+ {, Z* j5 K' Q3 T
$ C8 |( v! ^1 f* e5 \: s2 W这些字句放在这里读起来是如此熟悉,在以前,在网上,很多人都是这样教的,可那时都只是看过就算了,而且一直错误地以为自己就是这样在弹。如今看到自己敲出来的字,才惊觉这可数的几个字累积了敲字人多少的心血,没有真正用心去看去琢磨过的人是体会不到的。
! M& @5 s8 R8 f
3 y! W1 s+ F( g& v: [1 z好了,来说我的第二课堂内容。对于我上节课的练习曲,老师的评价是:曲子很熟练,某些地方还不到位。这我知道,平时在家练的时候不是这样的,很快几遍之后,便能进入佳境。好。她开始教我勾托抹托,我试弹一下,还是用贴弦的方式,事先我有预习了这部分,知道这样躁音很大,动作慢且难看,我也记得她以前说过,手在弦上走动时给人的感觉不应该像螃蟹爬动的样子,真正的感觉应像是指尖在弦上跳舞,而我这样贴弦弹的时候就象极一只张牙舞爪的螃蟹。老师很快看出问题,她教我勾托抹托把提弹与贴弦结合起来,手腕作轻微的有规则的摆动(绝非跳动)。是的,这样就好了。你去试试?# R$ z5 M7 t/ `4 J  Z: i3 l) i

% o- Y- h  I. S2 S+ U0 K" ?& ^接着是花指。老师说大指滑过时应该像流水推至岸边的感觉,旋律要自然,流畅。我又感觉以前的所学全是白费,唯有回家继续努力了。6 P$ r* u& O8 x9 _. m" N2 B

$ z% O* u6 b1 `% ~0 @7 K写得很粗浅,并不代表老师所教,你还在看吗?
9 L4 Z4 n. a+ Z8 t* r' X  w/ z; r3 g, ^
和我一起,继续期待吧,下节课见!9 e" W+ b8 A2 ?7 a* @$ T% }" r
7 R+ b9 E5 R* R! l" C% N
[ Last edited by 方瑾 on 2004-9-22 at 17:59 ]
 楼主| 发表于 2004-9-30 14:44 | 显示全部楼层
-----插曲
! \5 z& P  m/ M7 A$ i: N8 L7 y3 l  h) c( e& ~5 F& z% i9 B
十月将近的日子。轻风吹起,树上枝叶摇摇欲坠,与九月天散落的阳光柔柔相和,让四处散发着清新美丽暧昧的光环,丁香树下着洁白衣裙的美丽女子,眯眼微醉,几丝欢喜几许期待。
- ^1 j; N* e3 e0 g2 k9 _, i; {, A* n# w( \5 F
这酷热之后的清凉,像份意外的惊喜,已经拥有了还要怯怯地珍藏,不敢声张,生恐并不真正属于自己。
. X- a4 E" I8 M, i# S& |+ p+ T& ~2 b. y3 k& A
有如我与古筝,分明已是坚持了两年,拥有了两年,可仍是担心哪一天会彼此放弃。
$ ]" ?1 d) l) d$ t
( }, l5 j7 p" x& a0 i8 q有如我与S老师,她分明已似这九月的阳光,给予我片片清爽也给予我丝丝温暖,可仍是担心这幸福的眷顾,哪天我将无力承受。。。。。。* n" q3 B. K6 l1 I9 w+ P8 {4 ~7 S
4 s6 z4 b! a$ {; ~& f6 E
我想在中秋节的晚上把筝搬至楼顶,对着清风皓月,一份水果点心,一壶萱香茶,一架古筝,一个人。可终究还是作罢。不想让四周误以为我与筝均是如此孤独。事实上,只要有筝,从未觉得自己寂寞。
7 D; c0 g4 j+ |# W
& g% q4 o  ?+ o很快就是两个礼拜,又到了去找老师的时候,可是我知道这一次,自己完成得并不好。也许是九月太美太短,也许是心情不好不坏。
5 ?' W( ?3 E! Y+ s! D2 o1 l% Q
! R, P% y4 ~) J1 ?7 L! K流水般的花指,大拇指坚实的托劈,这是我要完成的功课。一直觉得这是很简单的两个指法,又似乎有点急于求成,练习曲子简单而又单调,心总不在焉,手指在动,心却落到不弦上。) c  e4 u- K# e& M. M3 |6 f; \
3 @% X) T! ]8 c1 i. Z- j" }8 i
时间到似流水在指间滑落。5 C/ w) O( @/ q9 O4 \% p

% Y( T8 f0 _- \  u! x" u" i[ Last edited by 方瑾 on 2004-9-30 at 16:35 ]
 楼主| 发表于 2004-10-6 16:37 | 显示全部楼层
--------十月的开始
# R0 B! H* c/ W% R1 I
' o" B( M; X! [; d, t- ?/ r你还在看吗?等久了吧?:)也许将来有一天,你不再来看这里,而我依然会如期前来,留言敲字,说古筝,叙心情,做最后一个读者。但我希望-----你也来。
4 G% m  _: H7 e& p5 i+ q" ~: ~! f' ^! a& E/ N! J5 I
十月显然不同于九月,清早出门时,迎风一吹,胳膊上鸡皮疙瘩顿起,好一个凉爽的秋。
+ S* {* J: k' j: G2 @! p0 |& l5 [) P6 m, n4 m* z
仍然是国庆大假的日子,也是我休假的最后一天。一二号陪两个哥哥度过,他们从老家来看我,筝当然也没法练了。三号又是和老师约好上课的日子。我们一起出发到车站,哥哥回家,我去找老师。日子总显得那么匆忙。我哥说,生活其实可以不用如此紧张,学筝也可不用那么认真。可不知为什么,我却不敢放松,生活没有目标之后我会懒散成什么样子,不敢想象。
" y8 P3 ^3 q; k/ f9 i
/ e9 \# E2 J5 ]! r3 J7 M. n9 G尽管等了再等,我还是提前二十分钟走到老师门口,我想她应该还在休息,便不打算敲门。没想刚歇下脚两分钟不到,老师便开门了。她说:我感觉是你来了。呵呵,看到这里,你会不会和我一样有些许的感动呢?:)
+ b+ R1 j7 n" h/ w+ e# ?) a0 Y' x9 P! j3 y' @) y" j8 n; p$ w
老师今天没有休息,她也在练琴,招呼我坐下后她继续回到筝前,十八弦的钢丝筝上,怕影响邻居休息她弹得很小声,左手轻柔慢捻,右手指尖交错拨弄有序,感觉似弦上芭蕾,姿态自是温柔优雅,继而有如晚风轻拂行云流水般的声音柔柔缓缓地沁入心田,听者竟已如痴如醉。你可以忘记一切,可是你忘不了如此这般的筝声。无疑,这将成为我坚持学筝的又一动力。5 k9 @1 T6 x) y. N8 _- F" Z
6 J: h% H# g3 l/ E$ N% l, d, q. T8 ]
听完老师弹奏,也到了自己完成功课的时间。老师说弹花指要有流水从高空落入山涧的过程和声音,是一个均匀流畅清晰如直线的过程,在落入水中的那一瞬间优美自然地完成。老师比喻很生动,她一边提示一边指导总算完成上节课布置的练习曲。有节奏出错的地方,也有指法不对的时候。老师说现在的手型比较好看了。显然是鼓励的说法,不过,有时候我也会自我陶醉一番,之后自是好生的欣喜。
% u0 H1 a% {8 {5 s  U  C  W5 _# _9 X$ p1 p
我喜欢提问,因为弹练习曲总是会分神,还有快板部分,虽然简单却长而枯燥,你可以很熟练地对着谱子弹完,而总是没办法记牢。老师说这是没有找准节奏的原故,解决办法:分段练习,让每一小节的第一个音的余音稍长一些,弹出韵味来。另外,我对老师摇指时音色不减半分,而神情动作漂逸自然丝毫不费劲的样子煞是羡慕,老师只说把力度集中在大指尖上来摇。。。。。。咳,看来是要慢慢去领悟了。* t; ?5 h3 B! Y4 z6 C! [
, M% ?# F1 s3 l$ N2 W
******' S% Y. m4 Q4 k$ Y
7 H/ J& |7 n1 P2 s) L
这些天我都在看一部叫《和你在一起》的电视剧,讲述一个天才小提琴手与父亲在北京求学的生活与经历。其中有一段是他们千辛万苦从一个偏远的地方跑到北京参加全国性比赛,评委们心知肚明,第一名非他莫属,而结果却不是,因为北京最有名气的小提琴家是大赛的的嘉宾,评委们必须让他的弟子得到第一。。。。。。0 y6 c2 H& S0 \/ ^

; x8 f+ k4 _$ V$ P4 X4 i结合现实生活中为利而教,为名而学的人们。那一刻,心突然很痛很沉,音乐怎能与名利有染?
! |: N) I- ?, s8 f7 x; M+ i' t) W4 u6 e* ?" Z
[ Last edited by 方瑾 on 2004-10-7 at 09:19 ]
 楼主| 发表于 2004-10-12 10:36 | 显示全部楼层
-------“让虎口立起来”
' e/ N; i5 _/ v$ Z6 g+ c7 F4 F9 e$ u$ u0 B! H
上面这句话是S老师对我说的,在弹快速勾托的练习曲时,我的手指紧张得又像螃蟹了,不仅动作难看,所弹之音我也知道------疆硬,音色不稳。老师不时在稍远的地方纠正:速度加快时,大拇指托出的声音不够!我想要是贴弦弹不行就换提弦吧,提弦稍为好一点,但终归感觉不妥,我在弦上反反复复,寻找问题的究竟,后来老师走近时,就说了开头的那一句。原来虎口不能与弦平行,要立起来,当然还要检察指甲戴得是否正确(与拇指尖约呈40度角),平时大拇指的训练够不够扎实,配合这些,再经老师一提醒,感觉也就好了很多。我当时即感叹:呵,练一年不如老师教一天。老师笑道,没有练到九十九,再给一分你也达不到一百。嘻,老师是在鼓励我吧!真开心,这些天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
1 b0 `  l% ^- F
  C/ O, s- U" ]' K$ f5 Y  m; C上一节课的练习和小曲目完成的还算顺利。这节课老师讲了潮州的音乐风格,“4”要深,“7”要浅,且弹“7”的动作不能太急速,似轻揉而出的声音。3 `7 S3 n1 L3 M- M

: ~5 f. ^3 i8 f$ K' g8 {  m, i# \如果说刚开始老师要我从头来时,我还觉得有些委曲的话,现在,我也不后悔了,我能感觉自己在进步。我放弃了以往盲目爱弹的新曲目,一些弹过的曲子,除非是实在不想弹练习曲了,我才弹上一两曲。我想,打好了基本功,以后弹什么都会很快的吧。
/ `/ m$ E4 O4 o, p1 D: L- b
  |: _2 w0 x" T" H* O9 @8 S" A老师真的很忙,看着排队来的学生,我想多聊会天也忍住了,她几乎没有喘息的时间。听她说过,除了教学,还有许许多多的事情都在等着她去完成。有时看她用饼干充饥,我真的会很矛盾,想着倒底该不该跟她学筝。可是当觉得只要在老师身边总有学不完的东西时,这种感觉真的很踏实,S老师温柔谦逊,敏锐和悉心,是个让人感觉可亲可爱而又值得信赖的人,跟她在一起,就算不是学习也会受益不浅。记得有句话说,不好的朋友不如不要。我是遇到了好的老师和朋友,当然不想放弃了。
0 ^$ X5 ]! H$ v: T: g! j8 N' S( e" R+ L) M# s$ c
******
" |/ }' p1 D$ `* o% m1 _- P: o我仍在看《和你在一起》。足俱权威的余教授听刘小春拉完《帕格尼尼幻想曲》后,走进后台敬告所有的评委应该公正评选,刘小春拿了第一名。刘小春的音乐天赋早就让人看好,他的成功一点也不意外,倒是余教授,他的重才惜才和怜才,让我对音乐的世界重拾了希望。* S: Q7 o* [: E4 s. T

* h) q7 D* c& P剧中有很多片段让人难忘,其中有一段是刘小春去找昔日的老师,却惊奇地发现,他最爱的江老师,已颓废到准备收一个连“doremifasolasi”都拉得走调的学生,他只说了一句“你怎么什么人都教啊?!”便失望地跑开了。说真的,刘小春对老师的失望,让我这个也是学生的人突然感觉很害羞,仅凭着一份热爱来学古筝,这也算不算是对音乐的一种亵渎?
3 u0 Y! h# ]( J. P  \3 V2 R; K4 b8 }" [" C7 @# q
[ Last edited by 方瑾 on 2004-11-10 at 08:27 ]
 楼主| 发表于 2004-10-28 10:10 | 显示全部楼层
-----“音乐是武器,感情是子弹”" |/ V0 {; |+ \/ }

7 _* X! R" x* ?- q1 `5 r* ]% i什么都没变化的时候,十月也没有停止它的流逝,我也没有停止学筝。
( A; }& x; z9 ^% r! _8 x, K* O% D& Q/ [0 J/ T3 H8 h8 S; A
《和你在一起》一个星期前全部看完。刘小春用一把断了E弦的小提琴拉完他的参赛曲,在场所有评委与教授莫不动容,我这个屏幕前的观众,也被深深打动。刘小春是个性格倔强言语不多的孩子,他习惯在琴弦上倾情流露自己的内心世界,他把丰富的情感用音乐在表达,这便是对音乐最完美的演绎。9 }, W% D6 `+ g. e8 n
' }2 U* e! T- J. w1 q
余教授说,“如果音乐是武器,那感情就是子弹“。无疑,刘小春是最好的射手。柴可夫斯基的D大调协奏曲的音乐灵魂直指听者心尖,我无法说出那一种听着时的感觉,既是痛快又是心酸。
/ l2 w8 N% p, P  }- J; q) N& q  ?% h7 y0 G& ?# L
记得当时心中有很多感触,可是,因为最近的事情总是特别多,思绪也跟着乱了套,这对于学古筝的人似乎极为不利。两个星期过去了,我把老师布置的作业练得一塌糊涂,心情不好的时候,回到筝前仍是无法解脱,不是说音乐可以让人抛开一切么?想不通。
, R5 D1 \8 T5 f  N0 k. t- ^7 }# A1 F3 K# _
总是能在自己练得不好时归罪于心情或者其它,却不能承认是自己没有天赋,虽不为任何目地而学筝,也不可以有一丝放弃的念头。刘小春的音乐灵感源自对母亲的深切思念,但是我没有这种灵感的源泉,事实上我并不懂得什么是灵感,更不知道我要的灵感它藏在哪里?它会什么时候来?想想自己在为练习而练习,似乎有些可笑,盲目地拨着弹着,感情不只在弦上,没有生命没有情感的音乐,弹与不弹有什么区别?要与不要有什么关系?又何必花这些精力,浪费这么多时间?有时候真是这么矛盾。  o! I8 ?* m5 y$ x1 D% H' n8 h

: c4 u2 l. G1 d* z& y上面写的这些很乱,乱得不知道自己要表达什么。但我确实需要灵感,需要激励。以前还可以从CD或者演奏会上获取某些动力,现在好久没有那种感觉了。好在又到了与老师约定上课的时间,期待上课后心情会有所改变。不过是半个月的时间,老师的古筝在我眼里又变得陌生,大概是知道自己练得不如以前好,心虚起来,弹出来自己听也是不知所云的感觉。我向老师坦白:最近无法集中思想弹练习曲,手在弦上拨心里却没有谱,索性练了旧曲子。' I2 \* e0 K  R' w/ C6 H% ]

. h) W% x1 t7 g8 J& f7 I% M这样一来,指法和手型又出现了新的问题。看的人也许还记得,我原来一直是用提弹,以我现阶段的贴弦弹并没有完全稳固,弹旧曲子手很容易又恢复了原状,而且最糟的是弹着弹着,我竟会不知下一个指法是提好还是贴好(头痛)。老师说我要提弦也可以弹曲子,只弹出来的音色像是颗颗散落的珠子,要得更完美仅是提弹远不够(我想也许和个人有关,是我的提弹没练到位),她说贴弦法不同,贴弦后再弹最大的优点是可以让旋律变得像一条串好线的珠子,颗粒饱满连贯均匀(经过实践,这种说法我深信不疑)......老师要我继续练习“勾托抹小撮”,我嘴上无言,心里自是懊恼万分,我又忘了基础的重要性。
9 ~- a6 }  v4 S( P8 r4 `. {: H  r: g1 f3 }3 C' F% ~& \' }0 N
我想告诉在看在学的筝友:不懂的地方一定要找到正确肯定的答案后再来练习。当疑问存在时,心中总是有或对或错的感觉,手在弦上拨一定也会犹豫不定。譬如,花指 “*1”与“  1  * ” ,原本总以为这两种在速度上是有所区别的,每次弹起还刻意作一个区分,这样弹下来极不自然。后来经老师肯定这两种弹法都是一样,现在感觉自然是轻松自如了。6 i9 z* K, o. b* [

" M0 U) G3 s2 R, e1 F* ~" a) }7 F这两天练筝状态很好,记住了要跟着手指唱谱,不让思想“越弦”。效果如何,看以后作解吧。
( q' K/ }+ I2 m, C* V; O# a) B5 Q
[ Last edited by 方瑾 on 2004-10-28 at 10:13 ]
 楼主| 发表于 2004-11-3 14:37 | 显示全部楼层
------准备考级吧9 U. v- ~4 }; U- h/ L
0 \# m# X5 U+ F7 }
一直以来,我从未想过要去考级。前天去到老师那里,桌上赫然放着的几个红色大本本,让人心动的红色,突然想起小时候拿毕业证的情景,现在竟然也是那么地希望自己也有一本。听说元月份又可以报名考级,老师说我可以去,试试看。我便决定了。第一次为古筝给自己订了目标。老师似乎会因为我要考级而改变授课的内容。心中半是欢喜半是忧。, |- W3 |' w4 X! i6 Y: v' C8 m" B

" C( X/ _/ U6 I' j+ D很奇怪,这一次完成功课时,每弹完一曲,我问老师有没有要纠正的地方,老师都说,嗯,就这样,不用改。我似乎不敢相信,虽然很高兴老师这样鼓励我,可心中仍是百般忐忑。后来,我还是问了很多问题,譬如不能快速的弹完滑音再弹回滑音,老师说要掌握节奏,不能快。但如果快呢?练。还有左手戴指甲后噪音太大,连续的小撮让人听着刺耳。这两个月来,我终于习惯了左手戴指甲,不知噪音是不是也需要一个过程才会消失?老师示范指甲触弦要浅,这是一个原因。我回来一边参考右手练习,一边寻找最佳的状态,觉得是左手不够灵活触弦不够快导致而成,也许是因为右手弹了两年,左手才两个月吧,我得让时间来克服这个问题。如果你有经验也请告诉我怎么才能克服这个问题呢?:)
- c# E( N; T$ S9 m& w
* h/ K& E3 W0 Z; }刚才有个朋友跟我说,先分手指贴弦练,小撮大撮触弦时要快,用正确的方法多练。呵呵,真的好感谢她。* F; f. |2 E/ s3 d6 D7 \

. O6 y% e3 h* n3 Y越来越觉得,只要静下心来,每一首古筝曲都是好听的,真的越来越喜欢古筝。我还有了一个专门的琴房,以后更加找不到不练琴的借口,我跟自己说努力,加油,总有一天,我会像欣赏别人的演奏那样来欣赏自己的。1 z. e1 }! F- m9 ^/ h2 Z
& ?& _4 B: J# U
[ Last edited by 方瑾 on 2004-11-10 at 08:23 ]
 楼主| 发表于 2004-11-9 15:06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一月了# y  a: T% G/ t! ?

3 Z2 h. G' U3 c0 U7 J7 U  f' `: d这个礼拜有些忙,其实忙并不会影响我去上课。只是,有人说了一句话:“一样东西如果学而不用,你会后悔。”其实这个人并不与我有关,我还知道他说这番话并不是在针对古筝,只因为听说为了古筝,我不愿意去他公司任职。他只是想说动我。
" e; X& G" i  t% e: a
! t" ]) l" r0 d3 ]他给的各方面待遇都比我现在的要好,当然工作任务很重,而且距离S老师越来越远,我必须放弃古筝也不能再跟S老师学筝。,如果愿意,这个礼拜便要去看看。我对朋友们说,不想去,就为古筝。他们劝我,笑我,只差说我幼稚,不可理喻。
0 Q' y- W. M5 O2 w  M& D
2 b% q+ s+ T/ D我也笑,他们不懂,生活中除了工作,还有很多东西是可以满足自己。很不容易坚持到现在,我是真的不想放弃,或者说是目前为止,还没有什么值得让我愿意放弃它的。
. G; C0 s0 ^6 k& d
2 r1 d( X# n. N) H可我还是为他的那一句话矛盾了许久,他说的没错,我学古筝来做什么?我不知道我这样到底算不算傻,但我真的不喜欢挑战不喜欢纷争,我喜欢古筝,习惯并满足于静坐在筝前看自己慢慢进步的那一种感觉。所以我还是推辞了去他公司一看的好意。# O7 f2 S4 `- y2 L* G
# ~& Y+ G  G  c0 a! L1 ]7 f+ W
十一月的天依旧很蓝,风很轻,阳光不那么耀眼也不暗淡,干干净净地照在脸上,很舒爽。不管决定如何,去上课的心情总是最美的。' F& R! v) r6 b& d$ |7 h

3 b4 E) T( o4 P约好十点半钟上课,我预计两个半小时是可以赶到老师那里的,可是坐车总是一路耽搁,敲门时迟到一刻钟,老师笑靥如前,让我再说抱歉都是多余。9 Q' r$ I9 z# e9 K4 i2 r( d

' T" b# p8 I' M( Q完成上节课的内容后,这节课学摇指,老师让我演示一遍以前的摇指,我用扎桩的方式弹《山丹丹开花红艳艳》的引子部分,不如我在家摇指那般顺畅。老师没说什么,她教我以后改用悬腕摇。用食指顶住拇指,拇指小关节略微突出,其余部位固定不动,让手腕作前后有弧度的摆动(不是手指,不是左右),找摇扇子的感觉。。。。。。
. o; \% r. Y8 p6 A$ ~
/ i* _. V' u' q/ @& H) l这些话我是听过看过的,可真叫我按她手把手教的这样弹奏起来,才发觉和以前的方式根本不一样。心里想像这样来摇怎么快?怎么流畅如线条?怎么过弦连贯?疑问多多,但我又是相信老师的,从她开始教我用贴弦练习后,我已知道科学的弹奏方式才是提高演奏水平的关键,我能感觉自己的进步,所以我也决定就按她写的谱子来练摇指。
" ?, a2 K' O1 H/ J2 c+ H: F; d; f  }' W% J% r8 k5 _: B- G5 h
[ Last edited by 方瑾 on 2004-11-10 at 08:27 ]
发表于 2004-11-24 02:07 | 显示全部楼层
赞啊,确实需要提到公告栏里,否则就埋没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琴筝国乐网 ( 沪ICP备08002789号 )

GMT++8, 2019-5-21 09:41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