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筝国乐 古筝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4168|回复: 65

转载《滴血的警世碑》作者:三月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3-2 02: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连载:《滴血的警世碑》花絮《并非正文》《1》
$ C2 o) A1 H+ f  v0 j4 B1 S2 k8 G: f0 u) \/ i0 I( m: a
作为笔者,我想用下面这一段话,作为故事的开篇引子。
' l$ j; Z& ]1 y! U4 D& b
% S9 `" Y' O: ]$ E  o% m我在此预先告诉读者:
  W% d+ M7 g' o8 W) R
0 i$ K) M) D1 z! M2 X尊重别人,等于尊重自己。
# [1 m! p' {1 ^: u: y; t8 b2 S) {! i; E: e- p+ O# [
尊重女性,等于尊重妈妈。 6 I) r2 V4 Z- c0 c
9 E* d# B. t. d/ H3 ~% S
洁身自好,等于延长生命。
' p/ s3 R+ I/ G  h. [
: `4 ?: y* L5 l乱性乱淫,等于害己害人。 / N  [9 b1 G) s2 U( o

9 a" b7 l5 e% R* p% ?% a2 S如果你是一位正在风流的天子:你最好不要看这本书,因为你一旦看了,你也就再也不敢去风流了。
, w( a/ ?7 _' W7 ~) G
( e3 T$ _- i' A0 Y如果你是一位身处风尘的女子:你最好不要看这本书,因为你一旦看了,你的生意也就失败了。
% f$ J1 W; R9 x$ D7 Z
9 T8 _" X7 }. a1 k5 h3 k如果你是一位有爱心热情网友:我在此希望您能将主人公的故事转发到你知的论坛。让更多的人看到,希望能收起社会公德大讨论。 5 t! b. E1 E" U! Y. t6 I+ \

. {7 ^$ B! y, c如果你是一位有责任心的男士:你最好认真的看看主人公的惨遇,她的惨遇将对你、家庭、亲人一定有好处。
. |, r' R: C) o  [& k
/ y6 X5 S0 d, `  }+ A$ O4 y2 w如果你是一位有正义感的人士:你一定要认真看看主人公的惨遇,对你一定有启示与帮助。
) e& u# F$ A4 |9 L" S4 c3 t: q- ]: U1 n
如果你是一位疼爱儿女的父亲:你一定要将这故事带回去,自己看了再给儿女们好好看看。 " N& Z. \# \! p! `9 @' e

. Z) n- h, Q/ }$ ?如果你是一位深爱先生的太太:你应该将这故事送给你的先生看看,并要求你先生对你讲出他的读后感。 0 O5 o# ?: p: Z) i+ r
2 q. j: p. @9 g
如果你是一位关心学生的教师:你一定要将主人公的悲惨命运,告诉你的学生,让他们在人生路上,凡事都要千万小心。
0 `6 x* L* i# h7 M; ~7 T4 N
+ k$ y* Z4 Q! x& {9 N! }" A如果你是一位关心下属的领导:你应该将这一本书送给你的每一位下属,让他们知道,外出公干时,要讲究“公共卫生”。 / s7 x4 }! x! A, \

& D- ?8 n6 x& p: C  o如果你是一位文中的“公狗”:你现在最好尽快去检查身体,以免误己害人,丢了小命。
  x2 K. Y7 Y. E: a/ P' }* L, [+ W- h# P1 C
最后,笔者想说的是:
) P! m- j& s& o- z/ R
" H$ p$ c* K/ L6 ~$ X权利需要制约!做人需要检点!男人需要自爱!女性需要自尊! 2 |( @$ u4 m5 }: D! C7 C) m' L# N
3 C! d- x) V; v& ~' O- H
作为本文的笔者,我的责任是完成主人公委托给我的任务,将主人公讲述的悲惨人生故事变成文字,完成主人公在她短短37年人生的最后愿望。
9 g* h* o: z0 z! W% }1 g- I2 c% C  v" J, f% F9 {
主人公她在掉下万丈深渊,即将粉身碎骨之时,她将她的人生悲剧留了下来,她有目的是想告诉世人,她走的路是一条不归路。她希望在人生路上,用她的悲惨命运,为后人立起一座《滴血的警世碑》。 5 ^8 K9 J9 E! ^5 E3 M

9 v2 l8 N' ^& a# x1 X" x  C  U; X此处危险!!到此小心!!再向前是深渊!!再跨一步将粉身碎骨!!!
 楼主| 发表于 2005-3-2 02:50 | 显示全部楼层

连载:《滴血的警世碑》花絮《并非正文》《2》

故事起因《1》- t7 z1 m  O# L

" R% F# V: I& y2 z8 y: Q* l2003年12月、27日晚20时10分左右。我正在网络上收集资料,电话铃突然响。: G: `) E/ z( G  R+ A1 @
6 O1 Z( f8 |7 K$ q
一声习惯性的问候之后。电话另一边传来及具“磁性”的女中音。: K  F! ?+ S! |, p' \6 d5 T
2 a, o( E+ x5 ?! t. b% Y
要是放在十年前,我一定会认为是“邓丽君”小姐的来电。对方的声音,与邓丽君小姐的声音没有区别。(因为我当时正在听邓丽君小姐的“想你想断肠”)。
8 O3 J! ]. U# e0 J
" L8 J1 |/ {; W! Q6 H) Z8 ?从现在开始,我将按李蕾小姐的要求,尽可能的将电话中、以及后来的录音对话时的原话都照录上来。
& s4 u0 ]7 L  n' w& v# }3 [# d( x  w9 B0 m7 U9 ?# j; ]- ?8 k$ z5 t
我:您好:请问您找谁?  }6 L2 t# F+ P% p$ l* k; p3 G
- j, i* o: o; W5 d
对方:您好:我找三月风先生,请问您是三月风先生吗?
( \+ |. S8 D/ V0 \( z) t: {
& F! l! d4 k/ b8 L我:是的,我就是三月风。
2 o( v, C( r9 {* C6 }7 ?7 g
- Q* z6 V4 l7 e; {: g) [9 W& d对方:不好意思,我是您的读者,读完了您写的《冷暖人生路》,看到您留的电话。很冒昧的打您的电话。% o, `4 }) R9 _9 x8 l: J% E
您现在忙不忙?我会不会耽误您的事。因为我有一些事情想跟你聊聊,更希望能得到您的帮助。
6 ]5 r. W; U# N8 y0 N% x, j" S7 k5 d! v4 o0 T$ F
我:小姐,欢迎您来电话,我现在没有什么事,您说吧,别说耽误事什么的。只是有一点,我希望我能帮上您,可我的能力有限,我怕会让您失望。如果我要是帮不上您,您可别怪我。# P7 |! d" m. s# S) U( j

. `) a. h$ g; i$ r7 m对方:我想了很久了,相信您一定能帮上我,虽然我不知道您愿不愿意帮我,但我还是希望得到您的帮助,您放心,不是钱、也不是物。1 L" A9 N0 Y& g: Z( V+ |( x
2 f0 {; x. E5 H" i8 V2 l
我:小姐,您说错了,我不是怕你谈到钱,更不是怕你谈到物质。我刚才说了,是怕我的能力有限,这是指我的社会能量有限。你说了,不是钱、不是物,那是什么?这样好吗,您先说。看看我能不能帮得上。只要是我能力所及的,我一定会帮。
; u) v! F  M" p4 V# m, c) X/ j! W/ m9 c9 n* ^, R5 a
对方:三月风先生,你的电话有录音吗?
& a! o  X/ n( j9 b2 q. C2 B7 u, k
* }& K( f1 [1 ]. _! t+ d我:没有。2 z, O3 O5 }4 U4 H3 G% ^# f6 q
  l, q$ G8 Y$ G/ H1 Q
对方:您有办法录音吗?$ V  V; N0 Q# X+ D- ?3 Q) n
5 K7 g' Z  `; F5 J
我:有,我有MP3,但是,我不想对朋友、读者的电话进行录音,我认为录下来没有必要。也不想引起朋友的误会,所以我从来也没有用过录音。
& Y  d/ M# M  \, A
6 s8 j4 D0 L' j对方:三月风先生,您误会了,我是希望您能将你我的谈话录下来。因为我想请您帮忙的事,就是希望您能将你我的对话都录下,并且希望您能将我谈到的事,帮我写出来变成文字。* v& `% i$ ~+ F( U# {2 _2 r
" v+ U4 j2 i) X; F  D! h5 E9 y, ?
我:小姐,您要谈的是什么事?为什么需要我写出来?我可不是专业的作家、更不是记者。我也没有高深的文学修养。笔下尽错别字,你别笑话我,我可能会让您失望。
: E# F4 Y1 v6 Q
; S7 c" x; q* J- B' e5 O对方:您别急,我相信我的眼光,我看完了您写的文章。您的文笔,说真的!是很一般。可您的文风,刚好是我喜欢的那一种。您的《冷暖人生路》。别人看了,可能会很感动。可我看了,我只能说一句。老天对你太好了。你的文章,应该叫做“暖暖人生路”。或者说是“温暖人生路”。您在听吗?不会是生气吧?您的录音开始了吗?0 v! d) ?5 @. V) ^5 z
' o5 ]6 y$ O! r5 O& x" e, W# w
我:小姐,谢谢您的直爽,更要感谢您公正的评价。您对我公正的评价,我有生气的理由吗?您放心,我的修为还有一点点火候。决不至于因为您的公正评价而生气。我的MP3不在电话边上,您一定要求我要录音吗?我的记性很好。您刚才的话,我能百分之百记下来。如果您一定要求我录音,您得等一下,让我先去拿MP3过来才行。请你等我30秒钟。6 t1 k# z+ B8 q' y
3 L. L, e# K: {0 e
对方:好的,你去吧,我等你。
8 I4 O; q, V& |) w- d3 M1 Q- \! }. P, V% y, C* d% u
我:小姐,我拿回来了,您还得等我一下,让我摆弄好MP3。我是一个老古董,对“现代化武器”我是绝对的白痴。我得先试试是不是能录音。
1 g& |& h. w8 i% c% J! ?" d7 a* |  ?3 ~" Q  l" \% Y0 C, {3 E
对方:你先试试,希望您不要认为我很烦,我是真的很希望能得到您的帮助。更希望您能将我后面所说的故事,原原本本的帮我写出来。
( J" t, H8 M* i
/ Y+ t0 T% `/ U  a/ Q6 Y5 l' l; |5 L题外话。' U+ n4 T. F" y. C2 R
$ j4 l  a( }4 D# O0 X! r3 i1 K
在对方的一再要求下,我真的将MP3摆弄开来了。其实开始我根本就没有兴趣,只是好奇。我从会使用电话开始,至今也最少也接过不下5万个电话了。从来没有人要求我对电话录音。
/ t% d7 |7 i5 `6 ?' J  S
# i  q6 F, B+ T0 @+ z% v加上我对MP3充满好奇,自从买回来,我就只用来录自己那五音不齐的音,对话形式的录音,我还是第一次。所以我认真的摆弄起来。3 O# d3 n2 Y3 ]) ~; m
5 N. \+ z8 ^# p: |+ N
我:小姐,先让我试试,看看是不是能录了。要是不行,或者没有录好,岂不浪费您的一片苦心。您再等等。让我先试试。
- a4 D3 z' ^8 H! a6 q5 r( v+ R0 j8 z, W9 M; U2 \' w* s
对方:好的,您先试试,我也不希望录音不行。: h1 R* ?0 c$ G5 ^- F+ d" e4 f: u
0 S. a' x4 l* a) O
[ Last edited by 绕梁 on 2005-3-2 at 01:53 ]
 楼主| 发表于 2005-3-2 02:54 | 显示全部楼层

连载:《滴血的警世碑》花絮《并非正文》《3》

题外话5 E  R3 A: \! Y( P; E2 ~) z8 O

& G1 {8 G# ^. v7 s, S' _( e0 F我一边试MP3,一边思考对方是什么用意,我开始是想,对方可能想调侃我,或者是想窝囊我,总之,我做好了最坏的思想准备。我告诉自己,只要不骂我的先人,我就要忍下去。
' ?2 l- k2 O  }. n0 z2 D, M; X4 {, X! ?7 Z
我:小姐,我摆弄好了,你说说话,看看我是不是能录着音。: r7 S. a0 z, H8 P5 I
; l. G/ b! a2 d: \0 m$ y
对方:三月风,看来您不是一个记者的料,摆弄一个MP3就摆弄了几分钟。, `9 B7 D( B& p/ w1 F/ ]1 c  C
% o+ M& K! D# c; v
我:小姐。您说对了,我从来没有做过记者,只是一个农民,您要是让我帮您种田、耕地、养猪、喂牛。我会拿手得多。( t) ?' O  ~' ^7 i1 p( U! M4 k
1 d9 K4 v. z& @" Y' ?
对方:我没有看错,您。正如您自己说的,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加土匪。而且是一个很乐观也很时髦的土匪,只是您的时髦,好象十分的落伍。
% }7 R! E  J/ V4 s
7 v3 M% N9 X5 B. z) G我:谢谢,谢谢小姐您的评语。我看到MP3在工作了,证明它现在可以录音了。7 k, d* p4 b  J! P9 g! O
您能不能让我先学学做记者。我看电视里面的记者采访都是记者先发问,我想尝试一下当记者的滋味、过一把瘾。您别介意。对了,我们能不能别您呀您的。听起来很肉麻、也很别扭。我听小姐你说话,也蛮前卫的,我们也别先生小姐的称呼,能告诉我你贵姓芳名吗?
0 x0 f0 J* ~" e8 @
. K+ G. H7 ]) n, ?. Q  k题外话( x7 c; i4 }+ L6 Q- |

! m5 B7 A/ Y8 u2 e! h) Y  O# F我是真的没有干过采访,但录音一打开,我的采访也开始了。我真的“狗模记者样”的开始采访,“猪鼻子插大蒜俺也装大象”。( O7 X0 O% B/ V0 H4 Y

+ s6 \. l. F7 M! j: \对方:看来你很有天分,开口的口气很象记者。你叫我李蕾吧。木子李、花蕾的蕾。
( q; l- }$ ?: o- g6 f1 M0 v0 a6 B3 b$ s: q! C/ v
我:小李,你为什么会找我帮你忙?需要我帮你什么样的忙?$ H) {. f) E+ i# K( \# e5 q5 W( Q

1 b" k6 t$ {& [  j# _5 m0 r李蕾:我是看完你的《冷暖人生路》之后,而且知道你已经出书,之后又想了十多天才鼓起勇气给你电话的。我看到网上很多网友们,对你的人生有很多共鸣。可有谁知道,我的人生比你更凄惨?因为你现在还活得好好的。而我,却即将离开这一个世界。我前面说过,你的人生如果叫《冷暖人生路》。那我的一生,就只能是‘冰冷人生路’了。所以我说你的人生路,在我的眼里,充其量只不过是温暖人生路,希望你别见怪。我想请你帮忙的是,将我的人生路,帮我变成文字。让更多的人看到,和你在文章开头的那一句话一样。你是“希望看到的弟弟妹妹们少走弯路”。而我想用我的一句话。希望看到我人生经历的男人、妹妹们。在人生的道路上,别象我一样。能一生平安。9 M- D3 @- e6 ^9 p) k
' B- c' i, }' q1 l+ t
我:对不起,小李。我有几个地方不明白。
- J1 t0 X7 W  C( ~1、你刚才说你即将离开这一个世界?什么意思?是我听错了?还是你说错了?6 x. B# G( Z7 _* _& x) I6 q
2、我听你的声音,我猜测你最多30岁左右,有必要说得这么凄惨吗?你后面的人生路还很长也,你要开开心心才对呀。; d% z  C; S5 ]% t. U9 A% H" a
3、你怎么会知道你即将离开这一个世界?凭什么让我相信你说的是真的?+ C' W' {' F) s2 |# k
4、你刚才说是希望男人、妹妹们一生平安。我想不通。为什么是男人?也不是兄弟?
1 G/ K; F4 i6 U  A' E5、即便是你生病了,你也不可能预知你的生死。而且我听你的声音很有中气,人也很开朗。小李,我欢迎你来电话,可我不希望你拿我开涮。2 P7 v- S8 n2 R/ }& s6 `1 x2 S
我希望小李你能先回复一下我这几个问题。
+ E% `& u" Q' M! b# p7 K0 H; t1 M8 O  S7 B1 z
李蕾:我这就告诉你。( N  [3 u1 N* x7 w" ^; e# S
1、你没有听错、我也没有说错。更没有别的意思。因我得了绝症。医生告诉我,要我倒着指头算日子、数餐数。
5 W9 l' ~5 C2 k5 p: V2、我现在不是30。是36岁。看来你听声音还不听不出来对方的年龄的。
: L) {3 s! |3 y, r5 D3、要是你愿意帮我写成文字,你会很快的见到我本人,我就在深圳。看到我你就会相信我,也会相信我说的是真的。) p! W7 r- D: ~4 S/ D4 t0 Y3 T
4、这世界没有人值得我称为兄弟,我用男人二字。是因为三月风你就是男人。我不想引起你的不愉快,才没有用“公狗”。对不起,我相信你不会介意。
( p: d+ `6 z7 d! B" Q' Y5 n5、我是刚吃完药、自己给自己打了一针,我才能这么有精神的与你对话。
/ I7 ~& `) p0 n: N' Z6 g6、我与你前世无仇、今世无怨,我涮你有什么用?你呀,你写的文章中的你,与生活中的你是一个样,凡事都疑神疑鬼。不能说是坏事,却决不是好事。
9 f" Q; O7 m+ r& i要不是我有求于你,我是真不愿意与你谈话。因为你从开始到现在,一直在怀疑我。8 ~2 `4 V; l8 ~; r+ Z
$ r7 g  K" C( d' q
我:小李。不是我怀疑心重,是因为我一直寻找不到相信你要对我说出你人故事的理由。加上你所说的,我一直不相信一个中气十足的女性、一位只有36岁的女性能预知她的生死。但是,我从你刚才用“公狗”二字来形容男人。我能体会到你一定受过很大的打击,或者受过严重的伤害。不论怎么样,我现在不再怀疑你所说的一切。但有一点,我希望能见到你本人,而且希望了解到你得了什么病。这一点,我想你能理解。" K* h2 ?4 S' T' ~! J9 ]
一个故事,没有让人心惊肉跳的情节,是决不会有共鸣点的,没有共鸣点的故事,是不可能达到你想达到的目地的。我不是作家,无法、也没有本事将你的故事造出悬念来,这样一来,只会浪费你的电话费,同时也会让你失望。虽然会浪费我的时间,可我是一个闲人,时间对我来说并不是很重要,即便是重要,我也能挤回来。
! i7 a, P2 t7 ?' m
' I8 g% i: w7 C  Z' G5 L* N$ }李蕾:三月风,你是真的老狐狸,看来你写的文章,没有夸大也没有缩小。你就是你。你应该是农民土匪加狐狸。但是,我喜欢你的直爽,怀疑就怀疑,怀疑也直截了当的说出来。这一点,也是我需要的。这样好吗?你在这几天内你有空吗?我知你近期很忙,我等你有空时再寻你。希望你能安排时间给我。& `/ t! G4 e$ |7 C/ L; l; j6 h, T+ m
/ f  p8 w: T' i6 y7 s
我:小李,行呀,只要你同意见面,只要你的人生故事很有震撼力,我会尽我的能力,按你的要求帮你变成文字。文笔不好你是知道的,但我一定会安我的大白话方式将其写出来。至于是不是能发表,那是天意,我无法左右。对了,你现在也可以先想想,看看是不是同意让我发到网络上去。放在我的电脑里,只能是我看到,要是发到网络上面,会有更多的人看到。这样也就达到了你的目地了。' x. V3 R' x% i5 Q, B2 C+ |, d
* s; |0 U7 {4 b; b4 I  Y/ `
李蕾:我只是希望发到网络上面去,只是希望在我离开人世之前,让我看到我一生的文字记录。至于是不是能发表,那是天意,就正于你写的《冷暖人生路》一样。你当时不也没有想过要发表吗。& M( \6 e. I% E& I) m3 e
其实就是发表了,我也可能看不到了,就算是看到了,对我也没有用了。听天由命吧。我已经习惯了。# A4 y# d. x) j1 b* c+ W0 ~& d
这样吧,今晚就聊这么多,我知道你明天要去为你的新书搞签名售书,我不耽误你的时间。过两天我再给你电话。/ q7 H) `1 Y- T* O3 J
" j6 v- s! c3 q( s
我:小李,能将你的电话号码给我吗?要是不方便,你记下我的手机号,我希望你能随时联络上我。只要你提前一天通知我,不要说刮风下雨,就是下刀子我都愿意与你见上一面。我希望不要因为我刚才的怀疑心让你没有了信心,只要是你的人生故事真的能让我感动,或者我认为对世人有警示意义、又不违法犯规。我就一定会将它变为文字、发到网络上去。
+ w- E6 g: e1 D. }# b2 s& |8 R( b, W3 ^9 a+ j8 h) q" ~
李蕾:你放心,我的人生路,只是我走的一条路而已,我没有犯法、也没有违规。要说有犯法、违规的,只有那些欺负了我的“公狗”们。我相信我的一生,对后人一定人警示意义,本来我想自己动手写出来,可我打字很慢,我怕我没有写完,我就死了。那样,我就是死了也不会瞑目。我现在可以告诉你,我为什么不去找大记者、大作家,而是找到你。要是我找他们,我在他们的笔下,我将是一个十足的恶魔、女鬼、妖怪。% m6 U/ M: O  D3 r$ G- L
虽然我清楚我只能是一个反面教材,可我仍旧我不愿意让人将我写成恶魔、女鬼、妖怪的模样。我只希望是真真实实的我。) y* _) {* i) I: P% T
7 T& |8 A- C6 L& z7 E+ S( C4 S: q
我:小李呀,我的胃口让你吊了起来,不是因为你相信我,而是你一口一个死、死不瞑目、公狗等词汇。加上你认为别人会将你变成恶魔、女鬼、妖怪的说词。我是真的很想见到你。最少我是真的很想见你一面。你也看到了,我这人特好奇,我想看看,一个我听声音象天使一般的女性,是怎么与恶魔、女鬼、妖怪、公狗、绝症、死不瞑目联系到一起去的。
3 `" u: ^8 N0 ~- i
) }$ s5 W  j1 s; M+ F李蕾:我就知道你会好奇,我也相信你会帮我,我才打你的电话。从你给我留下手机号开始,我更坚定(相信)了我的看法。三月风,你能告诉我你贵姓吗?
4 \7 j8 `& |# @& f& [& n! I+ w( T4 D' Z  U
我:我姓X。你叫我三月风还好一些。我的姓,叫起来不顺口。7 n6 W0 T6 b! ~6 g8 I' `
" J0 x' e8 y* V3 w0 X
李蕾:这没有什么,我就叫你三月风吧。你看那一天有空?在那里见面为好?. U' E. z/ {. ~" Y; N
; l% R$ D9 S3 K. j* T% C9 S
我:小李,你不是说你有病吗?只要你身体还顶得住,你随时可找我。见面的地点吗?以你方便为主吧。但最好是咖啡厅、或者是茶楼。我这人很怕吵。只有这两种地方人少又清静。方便谈话。
7 b( S% L6 j+ g! P, f3 A& r2 \
# t1 ^1 p0 j- i' x4 h6 H2 h5 K李蕾:好的,我会先找好地方,你等我的电话。不好意思,耽误你时间了。代我问你的“大难看”“小难看”好。祝你全家幸福。同时预祝你明天的签名售书活动成功。
- F) E0 E$ q' A8 N' ?* J& ~1 S" }. L" h: n! p
我:谢谢你,小李。我代我全家祝你身体早日康复。凡事要想开一些,活好每一天才是最重要的。5 I6 f' k/ S. P1 W8 _2 f

1 F" m: u) q; s2 H0 ^7 z李蕾:谢谢。你到时可别忘了带上你的MP3。带上你的胃药。等我的电话吧,再见。
. |- `% u! f4 M* U. q9 I# o
0 f# y" X4 Y5 W9 L6 C我:小李。保持联系。再见。晚安。
 楼主| 发表于 2005-3-2 02:56 | 显示全部楼层

连载:《滴血的警世碑》花絮《并非正文》《4》

题外话:
0 @4 ~8 `0 ?# `5 k5 z+ T
2 z- o5 b' V- q0 n" b第一次的谈话就这样结束了,当电话放下去的瞬间,我很失落。我不知道这一位叫李蕾的女性,她对我将说出什么样的故事,更不敢相信她在电话中说的故事是真的,但我的好奇心却让她吊的老高。
! J  `' L2 c: I! F* D( _0 a5 Y! k: `2 u
我没有时间再想别的,我的人生教条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 W9 l0 r3 u6 ~* g& o. c" k7 [" l0 H3 J3 g- l8 m
其实从她的谈话开始,我基本上是相信了她,因为一个人,特别是一个一再强调将要死的人,她没有必要拿一个与她无怨、无仇的外人来开涮。* X9 u  E& o5 c$ n+ M5 o' A

: N7 {9 c( ~# Y" W; v$ M我在问我自己,即便是她拿我开涮,我又会失去什么?丢掉什么?我认为我最多是请她喝一杯茶、或者是几杯咖啡。那我为什么不去看看她?% M* I9 ^6 I8 Z2 b

/ S; x/ ]4 [7 E" [4 o- a所以我决定只要李蕾来电话,我一定要去看看她。要是我能帮上她一点什么,或者是按她说的,帮她将她的人生变成文字,我想我也能造一个“半级浮屠”。
$ w4 K3 p3 N& b+ g- K) z0 q8 F" G: P4 l
因为我无法做到救她的命,我没有这种能力。我只有尽可能的按照她的要求,去完成她的心愿。我想这一点我能做到,也浪费不了我多少时间。: w: L7 B, Y) i: L9 O; N( W! i
; f8 Z+ L+ ]* |- ?$ ?5 _4 R6 W3 G% C
我将录音从MP3中下载到电脑里,试听了一下,那磁性十足的女中音,让我再度怀疑对方是一个身患绝症的病人。+ o7 ?, C! o7 a! |4 o3 [
$ Y& A3 ?1 O4 V' ^8 L
想到此时,我突然想起来,我与她聊了这么久,居然没有问起她患了什么病。我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告诉自己,猪鼻子插大蒜,其实再装也不是象。9 S; U2 ]+ ~- U; t4 g
7 l2 C" o* ^: Q; ~2 i, A
不是专业,就是门外汉。要是记者,肯定会先问李蕾得了什么病。从这一点开始,我发现我有好多问题须要问李蕾的。1、什么地方人。2、病情。3、曾经的工作。4、是否传染病。5、下次谈话时间有多长。6、需不需要有医生在场。。。。。。。: [" Y( {5 J% q; C  q

2 B8 I/ x$ G$ f: i& h我发现我爱上记者这一行了,因为我天性就爱刨根问底、天性就好奇。我想我要是一个记者,可能有很多内幕、黑幕会让我刨出来。8 s& V4 z: f' G7 q

3 F/ e, m& U' j" R6 o" y我糊糊涂涂的瞎想,“难看”叫我快收拾东西,明天还有正事要办,早点睡觉,别没精打采的去见人。
, ~4 r5 f' @# H0 s) ~, |$ z: e; `
8 Q0 _2 n2 K0 ~8 X1 k: m+ G  u2003年12月31日上午12时25分
% T6 e5 H; t+ k( ]  z3 f# P$ V' y' H. {# L: {
我再次接到李蕾的电话。3 D0 n3 L! I$ R
% H0 ]6 T/ v5 B* @) N9 s
对方! s  l3 o" L2 g/ x0 e% Z
你好,三月风,能听出来我是谁了吗?
. w% q4 h: ~% K) c
4 h  F' L3 x2 p- P$ \我:李蕾,你好!你的声音很有特点,我一听就知道是你。身体还好吗?9 `0 X, G7 Z- I! u

. [5 D  z# D& Q9 P# V1 _1 Z李蕾:看来你是真的能听出我的声音。谢谢,我今天的身体还不错。刚吃完药。对了,你签名售书活动搞的不错呀,我妹妹那天也去了,只是没有与你打招呼。我刚看到深圳商报对你做的采访,还刊登了你的照片,祝贺你出书成功。今天是年三十,我祝你及全家新年快乐。祝你在新的一年里更上一层楼。6 r( A8 N. X& n: I/ e
你准备好了MP3吗?我想你最好是录下来。
+ D4 ?1 F! G/ m. b$ V2 s& ?! F$ U' u
我:你好,谢谢你的祝福。我也祝你新年快乐、身体健康。我刚刚打开MP3。现在我会使用它了,刚才你一开口,我就在摆弄,现在已经在录音了。你放心,我会按照你的意愿将谈话录下来的。
5 @2 c2 y# O5 `+ p5 a  c: o' u9 D- y, L- N+ r0 j( g
李蕾:我今天想与你再聊一会,因为我身体状况不错,我希望能尽快的录完音,说真的,我是真的怕我一口气不上来就死了,那我就真的是死不瞑目了。
$ b! n/ R3 P1 T( P( t
) ]! F% ?5 m5 d我:李蕾。你别老是死呀、活的,你要有信心,一定要有活下去的勇气。只有在有了活下去的信念时,你才能战胜病魔。我先打断你一下,我有几个问题想先问问你,你看看方便就回答我。
) `1 q) E+ ]$ P/ P
5 x; q$ n* X7 {6 R7 ?李蕾:好的,你问吧。我会尽可能的回复你的。" S6 j) G5 H/ z% n

- Z+ U, u& m* \1 m7 G题外话:# k5 y, r4 K% q% {7 j" \
9 ]! n- f4 l' B
我边说边将上次记录下来要问的问题贴纸,从主机箱上撕下来。因为我得先问清楚李蕾这些问题,才好听她说后面的故事。8 `) D1 @, F. A) S% k$ e

0 B- v) E) @- M- a, W$ C+ g% j) ~4 J我:小李,你是那里人呀?你患的是什么病?是不是传染病?
$ }" j/ h! r2 b0 p1 d( g( I2 |; |+ R# U3 l9 L, s
李蕾:我是你老乡,X南X州人。我得的病是传染病,但决不是空气可传染的疾病,你放心,就是面对面,也不会传染给你。- |# o0 c! M* y! N  g- Q0 d6 U7 |

7 M1 ?* f; {8 D6 m: r我:哦,传染病我不是很怕,我只是有一点好奇,可你仍旧没有说明病情。但是,我尊重你的意见,相信你到时候会告诉我的。因为我不了解你的病情,我就无法确定你的人生故事,是不是有可读价值。0 \* c4 H1 h* I' n0 F9 Z2 v
" e2 b5 r% V6 B* b
李蕾:我不告诉你,绝对是为了你好。我怕我告诉了你,会吓坏你。但是,我真的可以保证,绝对不会空气传染,你能放心了吗?
 楼主| 发表于 2005-3-2 02:58 | 显示全部楼层

连载:《滴血的警世碑》花絮《并非正文》《5》

我:小李。不是我不放心,是我好奇,你越是这样,我越是好奇。你不满足我的好奇心,后面的问题我很有可能又会冒出好奇心。还有可能会绕回到同一个问题上来。/ q7 i; {( D. i/ j
这样好吗?只要不是“非典”。我想我不会让你吓坏,因为别的传染病,现在都有得医治,也有得预防。我还是希望你能告诉我,让我有思路、有心情听你后面的故事。( i* w' h5 Z, I
$ ?3 U7 v+ ]/ ]
李蕾:三月风,看来你是真的与你写的文章中的你一模一样,好奇、刨根、探索的精神真的是一流。但我希望你听到了我的病情后,别晕过去。你现在最好用手扶住什么东西,我是真的不想吓坏了你。
4 I4 g. P+ ^( I5 e7 S& k# F& \0 L, H3 X% ]( j
我:小李,别这样,三月风什么场面都见过,也听过无数的鬼故事。很小的时候我就看《聊斋》,即便你告诉我,你是邓丽君,你也吓不倒我。  d) n- M2 Z: Z! `9 R% C
可你要说的并不是《聊斋》类故事,最多是病情呀。你也太小看我了,你说吧,我要是让你吓住了,我也就不算是一个男人。* ~) C! @8 x/ N

( P! E7 Z+ O- D( o) @& N李蕾:三月风,我本想让你见到我时才告诉你的,可你一再追问,看起来我只有说了。但是,我相信你一听到我的病情,你就再也不会想见我了。: |0 j: s! @: B! k' ~
8 {  M# T! B# Z" E  ^
我:小李,只要你不是“非典”的带菌者,我想你吓不倒我。你要是别的病,我最多是戴上口罩,或者我坐在上风口。我想我对一般的预防知识还懂那么一点点。希望你还是先消除我的好奇心。2 l8 H6 M, R/ G/ ]9 B

/ Z& _2 Q2 d7 n, A" d李蕾:你一定要我说出来吗?有这一个必要吗?一直追问一个将死的病人病情,你不却得你很残忍吗?( m% z9 ?; A; M7 i6 t& J+ u0 w

- D0 W2 V. i/ g% v& g! @我:残忍这一点,我是真的没有想过。很抱歉,请你原谅,更希望你别介意。可我还是认为你说出来会好一些,因为我一旦做出决定,我需要对我的时间安排、工作计划做出很大的调整。我希望知道我将要为写你的人生故事,安排多少时间。我相信你看过了我的文章,你知道我对时间是很有计划的。我想知道,我要安排多少时间才能完成你的心愿。另外,我更想先知道,我要用什么方式来写你的人生路。否则我的头脑里,就只有一个故事,而没有线条。没有线条是动不了笔的。要是等你将你的故事全部录音完之后再整出线条来,时间就会拖的很长。你不是说你想尽快的看到我写出来的东西吗?我想在你给我打电话的同时,我就动手写,只有这样,我才能按你的意思抢时间,我相信你能明白我的意思。
- }% y3 R9 {1 z3 I& ?+ C' ], T+ D5 h! {5 e; _# F
李蕾:三月风,你让我想想好吗?你能保证我告诉了你,你不会放弃吗?/ I3 {" J" M$ }% e2 z9 U
  y) Z5 q! O2 g6 D& I1 O! q
我:小李。你要是不告诉我,我可能现在就会想放弃,因为我不知道你的故事有多吸引我,我这样听你说故事,我虽然有好奇心。可我总是却得你好象对我有所隐瞒,可能会让我失去兴趣。很抱歉,我就是这种德性,心直口快,希望你别见怪。
/ H, G; J8 y/ u9 _; `/ I* u0 @* b2 T! @7 t
李蕾:我不会怪你,我在上次给你打电话时,我就做好了思想准备。其实我也知道,你一定会要问我的病。这是每一个人都好奇的,因为我当时开口就告诉了你,我的生命是需要用指头来计算天数了。
: W; u. ?+ D5 r8 Q8 J1 J! W% T* G
, B/ m! F- f: M我:小李,我能保证,只要你的人生故事有可读价值,我就是浪费一年半载,我也愿意帮你完成你的心愿。更别说是你想让更多的男人、妹妹们别走你这一条路。我想你是想用你的人生、你的伤痛、你的错,来警告更多的“当局者”“未来人”。我也希望我笔下的文章,对世人有所警示。7 S' e1 Y7 {4 l1 m7 H1 [7 Q
# q# p8 d# s0 J  c# Z0 g
李蕾:那好吧,我告诉你,但是我仍旧希望你先扶住什么东西,或者是先坐稳。别倒了下去,我可不想伤害你、更不想无意的谋杀了你。7 O: O/ o6 T- A$ {7 c
1 l& \; h0 d6 ?1 D
我:我现在坐在椅子上,而且有一只手扶住了写字台,你放心,我就是倒了下去,最多也只是倒在靠背上。不会掉到地上的,伤不到我。- [3 t  i7 o. q& q

1 ~6 J% l5 C$ n! f  d' ]李蕾:三月风,你没有高血压、脑溢血这类病吧?我还是担心吓坏了你。
5 n1 y4 d' O+ }  {
- {  E" ?# D1 I我:小李呀,拜托了,我好好的一个人,没有什么毛病。我只是“胃”不算太好,请你别再卖关子了,你说吧。
 楼主| 发表于 2005-3-2 02:59 | 显示全部楼层

连载:《滴血的警世碑》花絮《并非正文》《6》

我:小李呀,拜托了,我好好的一个人,没有什么毛病。我只是“胃”不算太好,请你别再卖关子了,你说吧。# R. C8 P# z; \) L9 w7 Y  F

; N8 o! a' x% c4 ^8 ]3 p4 H; h李蕾:你做好思想准备,我告诉你。我得的是艾滋病。你听到了吗?你在听吗?3 M# ?; ~6 `3 Y
) B6 Z% Q8 c7 _. ~8 ~  z
我:。。。。。。。。。。。。。。。。。
! w2 S+ R8 k  q3 S1 E7 n* r- @( X( u" p
李蕾:喂,三月风,喂。喂。三月风。喂!你怎么样?你没事吧??
9 d' L0 a7 Y2 q+ Z: X" u$ w1 W4 ~( c
我:。。。。。。。。。。。。。。。。
3 t! B) r" I+ B9 Z/ \1 d6 T+ e/ _- J
题外话:' f' ?' E, D8 R2 t$ b
我当时绝对是目瞪口呆,但我没有倒下去。因为我扶住了写字台,只是我一时无法回复李蕾,因为我的嘴、舌头都不听使唤。: L2 t3 j/ D; U  l+ z

! n  S2 b: \& ?) {+ \李蕾:我不想说的,你一定要我说。看,吓倒了不是?还活着吗?
0 r, M- H0 s3 H; e* `/ z9 I, x) K1 i! ^7 \$ C3 D# r4 Y
我:小。。。李。。,我。。。没事。你能重复一次你得的病吗?3 W+ _5 z2 V9 y2 h1 ^: Q
# k6 w- B4 @6 J8 R' D; ]( \0 W
李蕾:三月风,你这胆小鬼,你不是一直吹大气吗,不是说你不怕吗?还是你是什么大男人,见的世面多了,怎么样?你刚才不是让我吓得半死了吗?没吓死你就好。2 O  Y5 j9 P* ^
2 }* O' k- R* a+ I" c% \! ]
我:小李呀,我不是怕,是太意外了。我不敢相信我的耳朵,我想请你再重复一遍,我不相信你说的是真的,我怀疑是我听错了。" d2 |  C0 D$ ?5 y+ R
& ?. O2 ]" Y4 p4 B4 g2 l
李蕾:你别装了,你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我能听得出来,男人只要开口,我就能听出他在想什么。我告诉你吧,我得的是艾滋病。: s9 C" Z# O( ?( E9 o% }

! @" h, ]* @- p$ Y( y6 l0 ?我:小李,这种玩笑是开不得的,艾滋病可不是随便可说的病。我也不敢相信,我宁可相信明天不出太阳,我也不相信一位声音甜美的女性会得这种病。说真的,我将你的病做了最坏的设想,可我做梦也没有向这种病上想过。小李,拜托,别再故意吓唬我。+ c5 T: `& e1 Y' S- V
0 P5 v! I$ l. j2 B. Z
李蕾:大哥,你忘了我上次电话中如何称呼你们男人的了?你忘了我上次电话中如何说我自己的了?你们男人。很多是“公狗”。而我是恶魔、女鬼、妖怪。你现在相信了吗?三月风,我不强求你,你可以考虑考虑,看看有没有必要听完我的悲惨故事。你还可以与你的“难看”商量一下,看看是不是值得来见我,看看你的好奇心是不是能战胜你的恐惧。. Z, l5 |) B2 x# a4 F3 J

# }" A  j! n, C  O- D/ @我:小李,你让我想一下,今晚上的电话先到这里,我是真的有一点点怕。但你可以放心,我绝对敢见你一面。这一点,我有绝对的信心。我不但敢来见你,我还能说服我的“难看”同意我来见你。但是,你得让我静一静,我一下子难已接受你说的事实。最后,我还想问多一句。小李,你真的能确认你得了这种病吗?这种病不是闹着玩的,它随时都会让你丢了生命,别自己吓唬自己,更别用来开玩笑。世界上什么玩笑都能开,可别拿自己的身体、生命开玩笑。
3 w! |9 y* A5 f6 t* V7 d' e) h: h: o* A& c. M
李蕾:三月风,你认为这是在开玩笑吗?你认为这种玩笑值得笑吗?你认为我是想死吗?我有必要自己吓唬自己?有必要来吓唬你吗?你值得我来吓唬吗?要是我没有确认我得了这种病,你想我会拿我的“人格”来与你开玩笑吗?虽然现在我再也不敢用“人格”二字,因为我已经很早就没有“人格”。可是,即便是不敢用“人格”二字的我,我仍旧明白这种病会让我丧失“人格”。我也不想得这种病呀!我也想活得好好的,我也想多活几年,我也有钱让我多活下去呀。可我没有办法活下去了,我不想死,可没有人能救得了我了。呜。。。。。。
, m# A0 y0 h/ d' M0 ?
9 H- V/ F- m2 ]: F8 m题外话5 D7 x  Z& S( a4 B' V- w/ k
刚开始,李蕾的声音中,只有明显的哽咽。而且我敢说她在流泪,她是在无声的哭泣。因为我听出她的声音有明显的变化。后来她是在放声的大哭,这种哭声,是一种从心底里暴发出来的求生呼唤。
$ A  r2 P8 l' n; }7 {
8 o  c0 W6 O1 T) G/ R那种哭喊,让我体会到人对生命的追求。
5 {- Q! h4 k) i  k
& G7 W* @& p7 G, U% @那种哭喊,让我体会到人能活着有多么的幸福。  F/ u1 K4 s( F

5 w) @5 @' t2 e, E/ R) U( n我:小李,对不起,非常抱歉,请你原谅。小李,我不是故意想伤害你。因为在我的心目中,你的形象,有与邓丽君生前形象那么可爱、那么纯情、那么甜美。我的问题,勾起了你心中的痛,我真的很抱歉。对不起,小李。
& o  ]6 [% V: M2 w
9 j+ C0 {1 Z3 s: \* p1 `李蕾:今天的电话没办法再聊下去了,是我失态,很对不起。我得静一静,这样好不好?你在元旦之后有时间吗?你安排一下,我希望我们还能见面,希望你没有让我吓倒。
; {! F* X1 v. b+ t) [/ f
, n% h% S7 w; w  A我:小李,元旦之后我的时间就好安排了,这几天我一直是在做计划。虽然事不多,说真的,心里压力很大,好多事情需要我做出详细安排与计划,希望你能体谅。这样,在元月2号之后,你安排时间。我一定迁就你的时间,但希望你注意身体。  S8 [* e" E8 M# k  y& G/ j8 O0 R

" l( k2 ~+ d+ d4 }3 H李蕾:好吧,我安排时间,我会提前一天给你电话的。但我希望你与大嫂商量好,不要因为我的事情,影响了你们的家庭生活。& u% K: P' v4 P

+ v- Q3 O9 e5 z! d1 @6 _% o我:小李,我的好奇心让你吊得老高,别说我不怕,就是你嫂子她也不会怕,你放心。只要你同意,我会安排好时间的。当然,我也会做一些预防措施,到时你别怪我,我毕竟还是一个凡人。我虽然胆大生毛,可我还是有一点点怕。这一点,希望在见面时,你别介意才好。但我保证,我的预防措施,决不好让外人看出来,决不会影响与你交谈。
4 C9 |. @5 O  _( ~) v* d
7 q3 G, E, F3 C5 S# t5 z李蕾:那好吧,我也习惯了,即便是你到时一见面就逃跑,我也不是第一次了,很多人一见我,逃跑的速度比兔子还快,我最多是再见多一次逃跑的兔子而已。) N; }8 x+ H( e9 e9 ^
) V) b7 }$ T  w: Q$ N' X
我:小李,你放心,我虽然是属兔子的,但我只要下了决心,我就不会逃跑,我要么不去见你。要么我就不会逃跑。# J1 Z$ @5 q' l( S- D  X6 v( c

; J; G/ G+ @0 z* f; s% Y李蕾:我再奉劝你一句,也可以说是提醒你一句,你要做好思想准备,我现在的“形象”足够吓跑一条街的人。
 楼主| 发表于 2005-3-2 03:01 | 显示全部楼层

连载:《滴血的警世碑》花絮《并非正文》《7》

我:小李,别再吓我了,别说你现在还活得好好的,就是你现在躺在“沙湾”。我也敢见你一面,我“送走”过好几位面目全非的“英灵”,我也没有腿肚子发颤过,更没有逃跑。我迟早也有一天会“躺”下去。有什么可怕的?
- j7 Q# W8 M9 ?  _/ f5 W4 H2 V5 Y# n只不过有几样事,如果你真有如你说的,现在相貌“惊人”。我希望在见面时,你能给我准备几样我需要的东西。
7 C4 K5 j# N7 ?# M1 _$ }+ r4 I1、送给我几张你相貌“诱人”时的玉照。/ u7 g- J& r7 \, Y- B( \
2、影印一份你的病历卡给我。最好是权威医学专家、或者是权威医生开出的病历证明。* d/ A, ^2 T% Z2 w+ \# d
3、我希望你在与我见面的当天,不要化妆,我会带上数码相机,我想为你拍几张现在的照片。以备到时刊登出来。5 Y8 v- b& b/ y8 {3 @

/ l3 e( K6 O, Z7 s5 B( o, y# c$ F% g; K李蕾:大哥,你不必说了,你也不要来了,我的一生本来就够惨的了,如果你要求将我的照片登出来,你就当我没有找过你。我做错的事,我用我的生命来补偿了,我不想再因为我,而影响我的父母、妹妹。我的爸爸妈妈还不到60,我妹妹只有30多一点,他(她)们后面的路还很长,我已经对不起他们了,我不想再因为我,让他们受更多的伤害。我妹与我长相很相近,因为我,她已经失去了家庭,我不能再让她失去做人的意义。我妹妹还要生存在这世界上,她还有机会再结婚,我不会自私到只顾自己不顾家人。如果我要是同意让人拍照,我想会有很多记者跑过来。他们比你强多了,而且他们有绝对的把握刊登、出版。三月风,你的要求,我无法答应,也不可能答应。别为难我,我也不为难你。另外,我想多对你说几句,我想写出来我的悲惨人生路,只不过是想给世人留下一份忠告。告诫后来人,不要走我的路。更想告诫那一群“公狗”们,不要随意的去蹂躏、糟蹋、欺负女性!!女人也是人,是跟他奶奶、外婆、妈妈、妻子、姐姐、妹妹、女儿一样的女人。我与我的家人,之所以想请你帮忙写出我的人生经历,就是想在我生命的最后时刻。再为这社会做一点事,或者说是做一件事。我想用我短暂的生命,在所有人的人生的道路上,立一块碑。一块警告碑!
' k* W! Q  B# [按流行一点的话说,是立此存照,警告后人,此路危险,到此小心!!) e$ m: T$ w, K1 V2 R4 f4 F- `
4 a3 b: |0 k: I# b' _, n4 t! w  }
我:小李,你等等。你别挂电话,你让我想想。小李,你的难处我能体谅,也能体会到你的良苦用心,刚才是我没有经过思考就提出的要求,是我不对,我先认错。这样行不行?我对你的照片做一些技术性处理,保证不让人看得出是你本人,特别是对面部我会用技术掩盖,这样你是不是可以没有顾虑了?, E, x/ f7 Z4 [* n
- I6 K. o3 C" }# c" n# f' C, _
李蕾:三月风大哥,你要像片的目的,不就是想让事情更真实吗?这一点,已经有一个记者与我妹谈过一次。我没有答应他的要求,他也就不同意再见面。+ E6 j3 A* l/ ^0 |: I, P7 `8 Q
是不是我不同意你同样的要求,你也就不再见我了?如果是这样,我们也就没有必要再谈了。: g8 `4 s- j1 Z4 b3 f

: o- z& e- P+ y. O# P) }我:小李,你别急,你给我一点时间想想好吗?要不这样,你给我你的手机号码,我想一想之后,我给你电话。
# z; B) p0 t, M5 `" V) t1 t1 z6 h, n
$ ?, s7 f0 y0 G6 ~李蕾:手机号码我先不给你,你想想吧,你需要多少时间,20分钟行不行?
6 |4 U5 _% e  i% }. F8 X3 B) N9 ^
我:够了,足够了。你在20分钟后给我电话,我一定会想出办法来。
% Y# i# x, [/ G6 ?) X. t  E, g9 X$ q6 t2 U, `
李蕾:好的,我在20分钟之后给你电话。再见。
. B1 o! ~/ f, x4 A" V/ J7 j. w" T% `8 O' f
题外话
* L$ E) D! \$ G' G1 V( A1 h4 ^' C说真的,我当时的心情绝对是恐惧、犹豫、惊慌。这种病,我看了很多的报道,也看过高层首长在镜头前与这种病人的接触过程。可是,真要让我自己与这类病人面对面,恐惧之心无法用言语表达。: g4 G- @( ]. o/ [& d9 z- H) T7 x" }
! f/ c1 u. {; q# o1 N5 ?5 w+ E
我问“难看”,同不同意我去看看小李。9 Z& V1 |. D" |- y# R* |

7 w. }' C2 w5 V/ {“难看”对我说,你去看看她吧。她也够可怜的了,她找到你,对你说了实话,你去看看她有什么关系?
" I- e/ a0 Q8 T. y$ J. V1 C8 i7 t
. n( T- d& k, f: x" ~$ B8 h小心一点就是了。只要不喝她喝过的东西,用她用过的东西,不会有事的。你平时不是说你贼大胆吗?今天怎么了,看你刚才吓成这德性,下次你还敢吹大气不?
5 z7 ~6 m1 R8 g; F" ^
# q% a1 j; [2 l我问“难看”,你不怕吗?你不怕我被传染上?! @* e; M7 Q- g% l0 Z8 C1 a( i

9 e8 [' t9 v2 i- D“难看”看着我,你怕死,你就不会被传染上,这种病,只有两个传染途经,你去见她一面,最多只有一种传染途经。如果你想死,那你就去感染回来吧。
5 K: o/ U: L- o' k, i
) I  M' J4 n4 c小李不肯让我拍照,我虽然能理解,可我如何保证当她的故事变成文字时,读者能不能理解。/ c1 N0 G% k  g' U9 ?2 m

. C) }6 \2 C9 r6 M我问自己,我做事,也没有要求每一个人都理解,何苦要求小李的行为让人理解?她已经是病人,而且是得了绝症的病人,这种人的行为、言语一定与常人有不同的地方。0 U7 K! A9 @" |& @4 ~

: {' J$ N- G/ l" u在痛苦中煎熬的人,如果我还用一个正常人的思路去分析对方,那只能说明我是绝对的白痴。& M- ~# x& [$ u/ B5 _; Z. @

5 f& B4 ?* c. W8 f  r6 G2 r所以我决定,别人信不信是别人的事,而写不写出来是我的事,同不同意拍照是小李的事。我胡思乱想有何益处?, F" j% G0 g& K2 h

2 r1 r( W/ i) o; W2 D7 R0 z这世界要是谁都能理解别人,这世界也就太平了。
  l/ ?1 l) n, w$ Z
7 A1 L# }6 |' ]7 x要是谁都能理解对方,伊拉克也就不会十年两大战了。小泉也就不会三拜死鬼。(在我写下这一段文字时,小泉已经是四拜死鬼了,而且是故意选在元旦这一天去拜死鬼)。& \( ^  f) A% N0 ]

# O: s! O! Q: C所以我当时决定,别人理不理解是别人的事,只要我见到了小李,能证实她的病情,再听完她的故事,我认为有可借鉴、有可读性、有教育意义,我就动笔。一定帮小李了却她的心愿。完成她的托付。, X6 D. I+ `6 Y" L8 b  `

+ r* D* [  W. t# Y5 S如果小李真是得了这种病,我想她的心情一定很痛苦。如果小李的生命真的到了只需要用指头来计算时,我得尽快的完成她的心愿。7 G2 e6 R) V: p$ l
% H! z! d+ F' n$ }
我很快就做出了决定,去见小李,一切由小李自行决定。
 楼主| 发表于 2005-3-2 03:03 | 显示全部楼层

连载:《滴血的警世碑》花絮《并非正文》《8》

我开始抽烟,喝茶,等小李的电话。
* D# T8 h- K* j3 T6 E4 m. ]
# |# y8 q$ u% n4 N3 o$ }在等待的过程中,我有一个朋友来电话,我告诉他,迟一点我打电话给他,我在等一个电话。我很快的将电话放了。我不想因为电话占线,小李的电话进不来。
# r( f: w, F3 o; @) O' T
5 ~1 x  o* {7 Y; X等待的时间特别长,20分钟时间,对我来说,有于20天一样漫长,看着手机上的电子显示表,时间是一秒一秒的过。
! Z6 ?2 k2 e3 r! J5 }; J7 e! _! Z* W' L* Z
好奇心让我战胜了恐惧感,越是等待的时间长,恐惧感越弱,而好奇心却越来越强。% `! O* X) @7 ^4 Y. s1 s
! l/ n- V" u" x/ ~/ T
看看还有8分钟,我开始动笔,记下我见面我需要问的问题。我想我先告诉小李,免得小李到时又当面拒绝我,那样对我来说,会浪费更多的时间又事倍功半。
: m" T/ P; Z5 R
/ @* D, f% u; D" f5 Q% q我才整理了几条,电话就响了起来。$ b  f  d0 L$ s' }" I1 N

  L% _% L  x) d+ g李蕾:你好。三月风,你想好了吗?
: c5 w; z3 m  G9 F. Y" z" O0 E
& @: M( `* F  m+ J' k$ o) y+ ^我:小李。我想好了,刚才是我失态了,对不起,让你看笑话了,我说过,要是让你吓倒了,我就不算是一个男人,看来,我得好好的为我这“男人”二字争光才行。小李。我决定见你,还是我那一句话,时间、地点你定。我只要求在咖啡厅、茶楼就行。
. k1 M1 G5 E  m
4 p7 ?' z; f, p  j* g6 I1 T李蕾:看来你的胆子蛮大呀,这与你笔下的你还对得上号。我还是想提醒你一句,你最好与嫂子商量好,免得到时嫂子骂你。1 m$ m: Z0 b% @5 R' p3 V' s% ]+ q6 d
0 C8 n& q' i6 L& ^
我:小李,自从你上次来电话,从你叫我录音起,你嫂子都听到了你与我的对话,她刚才也很怕,可她还是同意让我见你。你放心,你嫂子她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人,对你所说的病情,她也有所了解。你说的病,不是一种空气可传染的疾病。我会做好预防的。说真的,其实也不需要做什么预防。前一两个月,我看到我国的高层去看望与你同类病的病人,都很坦然。他、她们抱着患病的小孩子一起上镜头,我想我不敢抱你,可见见面怎是没有事的。( Z! W: P4 [8 A7 I4 f& K
8 ], n" T8 R# _' \5 j# s' D
李蕾:那好吧,我现在的心情也不是很好,刚才我也很失态,希望你别介意。
- p" L  q0 ?6 Y, T0 X, @: \/ Y" {5 e- O
我:小李。我没事,我能体谅你的心情,你看那一天有时间,你就先通知我一下。  \9 h( E% p; `

- U3 i) J6 O: U9 A, T李蕾:还是你等我的电话吧,我这两天身体好象还行,只是老是出虚汗,走路轻飘飘的。我身边的药也不多了,明天我要去一下医院,要多一点药回来。
0 f' k8 G' O; X2 b
$ u) @5 I7 r. N7 R我:没事,以你的身体为重,录音也不会太长的时间,对了,你这一两天你先回忆一下,看看你想对我说那一些故事。我告诉你,最好按时间顺序的告诉我就行了。你看看你愿意从那一年说起,我到时间也好整理,我想我只能按照时间顺序帮你转化成文字。这样我写起来也会快一些。, k3 b& J7 I& i$ `+ H/ b

" {$ R2 g" K& J- B9 `李蕾:好的,我会尽快联系你,再见。晚安!- X* W8 W7 y, ?4 e1 ~
/ r1 \: j# y. j# q
我:我刚想说晚安,李蕾已经放下了电话。
7 r2 V* R4 L0 \* j7 m8 G0 r1 @/ N$ p" R9 Q! i% u
题外话:
) a% u2 G9 a* _5 C  o/ a8 e% r. _我放下电话后,心里乱七八糟的一团麻,我无法理解,也想不通。一位听起来声音甜美的女性,她会患上这一种病。+ H! M' B9 r8 M8 t

6 `6 W5 Z3 t& S1 l% d我开始搜肠刮肚的想,艾滋病的传染途径。在我有限的知识面里,这种病的传染途径只有三种。1、毒品。2、性。3、输错血。
. x! @- |9 c1 ^
* s/ X# ]" N; L3 J, A可从李蕾她的口气中我能感觉得到,她得病的途径,有很大的可能是与“性”有关。这是基于李蕾对男性的称呼“公狗”。! a) r$ O$ X+ K- E2 g
0 d% z: Y" Q- m2 {$ V: P' N# }
一位女士在与一位陌生的男性聊天时,言谈中对男性的蔑视溢于词句。我认为她一定是受过严重的伤害。否则作为女性,她一定懂得最起码的礼貌与礼节。
0 {; C0 M; ^! X0 J
% C& ?- b4 L5 K) A* g其它的,我想了想,没有办法想通,想不通的事,没有依据、没有参数可想通的事,我决不多想。  ~, h4 w+ l1 q  _/ W

. _- y/ h  E6 e6 p' U  K, r将MP3中的录音下载到电脑里,试了试能不能播放后,我没有再听,因为我能记下90%的谈话内容。我想即便是重听,结果仍旧是想不通。) O# ]/ z9 z: ?6 `" _* U

1 E  y3 j: _/ n9 T5 [2004年01月02日上午10点40分左右。' W2 M3 d: p6 r& z9 f2 A( h' V
2 I# u1 u5 q( N8 F& q
星期五,股票正一步一步的向上爬,我的心情也随着股票的涨跌而忐忑不安。
, Z8 a* U1 W( V2 P5 p5 ]
3 S- B0 K! Z( n" n李蕾的电话,将我的思路从股市中招唤回来。
2 J6 a# x- `/ ~3 O% g9 O5 z) w' ~+ @# j0 \9 P
李蕾:三月风大哥,新年好!你现在有空吗?8 C  r' e  z2 b6 G
* a+ p) ]2 I' a/ {$ q6 Z
我:谢谢。小李,新年好,身体健康。我正在看股票,没有什么事。你的身体好一点没有?精神还好吗?; p5 u* T$ z4 f2 U9 G

$ f/ G  Z- W: \+ B, V- c李蕾:谢谢。今天身体还行,刚才我给自己找了针,精神不错。想跟你聊聊。会不会耽误你的事,不会影响你看股票吧?要不我下午再给你电话?
2 y5 N4 M9 ~7 M$ c: I2 Z9 V
: t# d" y( t4 P2 f7 F) G8 H) B我:没事,我们聊吧,我也打开了录音(自从与李蕾聊天以来,我的MP3就一直放在电脑与电话的边上,随手就可拿起来)。听你的声音,你的精神很好,听不出你有病。  o0 T* Z( O  E/ b: p$ I

% a) _6 W5 b0 [" m  O2 o5 \8 w李蕾:我这病,没事的时候,与正常人一样,只是到了疼痛难忍的时候,才是炼狱油锅。混身的骨头都是酸痛欲裂。
 楼主| 发表于 2005-3-2 03:07 | 显示全部楼层

连载:《滴血的警世碑》花絮《并非正文》《9》

我:小李,要是你约我见面,需不需要带上医生?或者你带上药物?我可不懂如何帮你治疗。你能安排好吗?
' L. [9 J9 C0 O) H  I$ U, y7 N% g2 j( M7 Q: c- N, d3 M
李蕾:你放心,我能约你见面,我就会安排好,别担心,我一时半会死不了的。就是带上医生,医生也帮不了我什么忙,我刚从医院回来。我这种病,全世界至今也没有药能治。最多是给我打镇静、去痛、麻醉等药。这些我自己都会处理。不要为我操心,只希望我的事不会麻烦你太多,更不希望因为我的事情,耽误了你的正事,影响你赚钱。
" t1 ~3 K) I0 u4 t
9 b2 I% N- j3 [/ P8 ^& Q4 r我:小李,钱之一字,我现在看得很开。天给我,我会要。天不给我,我想也是白想。所以你根本不必为我赚钱与不赚钱操心。对了,你看看那一天你有空,我好安排一下时间,一切以你方便为主。2 N) F2 F: ~' R' P8 c

" X4 \8 }% _( ?* U李蕾:3、4号两天我还要去拿一些药,准备一下,5号如何?你看看5号你有空没有,要是没有问题,我们5号联系,你早一点出来。我们见面详细的谈谈。
0 M; x! B, o' W7 Y! f& @$ O/ A
& x9 y# T. C" H我:没有问题,到5号还有3天,我会安排好时间的,你放心,5号我什么地方见你?6 o7 K. E. p, f9 e) x

+ t( O/ a. i( t$ x8 h: o6 k李蕾:4号晚上我给你电话,我这两天会找好地方,你放心。地点我来安排。你有车吗?要不要我叫司机来接你?- X2 k( ~* [8 Y* y: h2 {0 u1 O

4 C( W9 N: V( L! ?2 f我:我没有车,没有必要叫司机来接我,的士很方便,你告诉我地方之后,我叫的士来吧。
2 y% B" T: g0 \3 m4 D$ s$ K' L( r) u" j" t4 c  ^5 c# y; a' ]
李蕾:那好,我4号晚上告诉你地点。另外,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上次对我说,需要我按时间顺序与你聊,你希望我从什么时间开始?6 I8 o! L$ I* w$ ?8 a

3 v! Q/ r* u9 d! l# l我:我来说,最好是从你的出生开始,从你的家庭开始,对我写东西来说,是越详细越好。时间是越早越好。0 T4 n8 R2 g. a" i9 X
4 s& O- S  h8 k- z. [: a
但有几点。9 u  _# ?* a' x6 W# v
1、你的家庭只需要一个粗略的交待就行了。因为我是帮你写你的一生。所以你的家庭情况只要有一个交待就OK。% u: P+ m! d1 Z+ v( w
2、你接受的教育程度。我不需要你的毕业证,只需要你告诉我就行了。
* ^6 f* F# n2 R6 L+ b$ X1 \3、你是那一年到深圳来的。这一点你一定要好好的回忆一下。时间、地点、工作、经济等情况我都希望了解。
" X( V0 E! T9 V, ~4、你到深圳之后,或者是你在深圳之外的地方最刻骨铭心的事、最大的打击、最深的伤害、最开心的事、最伤心的事、最后悔的事。
2 ?7 z/ l# b/ B7 W* c. }, I* v5、你的情感生活。你最恨的人、你最爱的人、你最关心的人、你最希望回报的人、你最念念不忘的人。# d6 M& B2 a( f5 c4 W) d* S
6、你的生活路程,我希望听到的是:时间、地点、人物、事件、结果。3 N; q3 T4 p. S. b# ?

5 d# K! r  F, u& `# S我先告诉你这么多,希望你能在谈话中提到,到时我会边聊边提示你。你放心,我已经对一些我需要了解的问题做了索引。
0 V) g! s5 i8 T$ F, C1 x  Z- u7 K* I# B
如果你在谈话中没有谈及,我会追问,希望你到时别介意我的提问。
6 S' y7 g% Y2 R
6 G: P  `2 p+ m' D6 x/ E李蕾:月风大哥,你今天很象一个记者。更多的是象一个专业作家。只是你问的这一些,能不能再重复一遍,我刚才没有记下来。你等我一下,你去拿笔过来。 ' m6 l6 R! Z; _% s; J# c& v' F' {  M
( R6 v$ E! J# H6 {. j7 T
我:小李,我等你,你去吧。我也再想想有没有别的需用问你的。0 X. m, h& o* E# T6 v% E

9 @! R9 o; L% F( B4 H3 |李蕾:大哥,我回来了,你在不?) W; R2 G3 J/ P+ |) G

$ {  z! A! ]9 \; J- v我:我在,我现在重复一下我的问题,你记下来,见面时我是肯定想知道的。$ o5 @) ?9 r$ {$ S  s. A- |- Q1 g
5 r. ]+ D" P( ~
小李,还有几个问题你也记一下。, I, R/ V4 Y/ \, k( X! v
0 Z* [5 ~; m' x( F. [, q
1、你现在治病的经济来源。治病的开支有多大?
9 h, z+ W7 I& ]6 `9 }0 {0 X! g) j: i& @: z2 w
2、你以前的朋友、现在身边的朋友。是怎么看你的,他们对你的友谊在你病前与病后有没有区别。
+ e# a0 @; x7 H' h8 w1 t
- k' a2 h: y. K; l% _3、你对你的朋友们想说一些什么?希望他们今后为你做一点什么?: d: ~  R, n* D  k8 r0 ^, R% F
  ~, K% m- O5 e  G
4、你想对你人生路的读者说些什么?还有你想对你口里的“公狗”们与妹妹们说些什么?
! ]8 l& q! B1 C. d6 S  j
. a+ z& t6 f. `/ v$ O% I: j这些问题我都会问到,希望你能好好想想,到时我们再详谈。
 楼主| 发表于 2005-3-2 03:08 | 显示全部楼层

连载:《滴血的警世碑》花絮《并非正文》《10》

李蕾:大哥,看来我是真的找对人了,你做事是很细致。你要问的问题我都记下来了,这两天我想想,见面时,我会回复你的这些问题,还有别的问题吗?2 \# z( a  o; F) x. o
- A7 Z8 U" T% ?* c7 l
我:小李,这就是我做事的风格,我会先将我要了解的变成索引,之后再一条一条落实。我现在想不起别的问题。不是还有两天吗?我也会好好的想想,更多的是,我会站在一个读者的角度多想想。看看我还想了解一些什么?知道一些什么。其实我就是一个读者,而且是第一个读者,只不过我要帮你变成文字而已。你要是有空,我们还可以再聊一会儿。1 d- e1 u5 A" Q0 s8 e% _* d/ f1 ?
3 b: f; N; a4 b+ V* R
李蕾:不了,你要看股票,我不想耽误你太多的正事。只是5号那一天,也是股市开市的时间,会不会影响你看股票?9 C/ O! I$ N; `8 W# K

; D% F8 ?* k% i2 A  A3 x我:没事,股票也不需要时时盯着看,家里还有你大嫂在,她会帮我盯着的,有什么问题,她到进会给我电话。
5 {3 J  m$ ?* d+ c4 O, ], d' F
李蕾:大哥和大嫂是夫唱妇随呀,这样也好,我就不必担心嫂子到时怪我了。大哥,再见,等我的电话。, m. N: i" }$ `" U3 X; T" j7 j) t

1 i% A4 U- Y- h我:小李,保重身体。再见。" K0 o9 X6 n! R: t( D0 y& P

; K' W" h3 v: d' x% [3 v3 `) g题外话:
8 B1 Y& @. {2 e4 U( c当电话放下去,我很失落,因为我的好奇心一直没有得到满足。* x1 @. l# ^. m! o9 y; |, n
6 D4 @( [; j8 \; c9 F- `0 S% @
另一个原因是,我发现我只要不提到病情,李蕾的谈话,就很有条理,而且思路很清晰。我想不明白,一个病人在面对我提问时、在回忆过去的痛苦时,她会有什么样的反映。' P' d; U* a  q' D2 p
& ^' @$ f2 s0 A  B/ P3 p
面对一个陌生的女性,面对一个患有高度危险病的陌生人,我是不是要做一些防范?4 M) [7 i% c' _4 r/ O$ {* @% O  v
6 h! k( @. Y* U0 Q( R( B4 ]6 y
我在想的同时,我在笑话自己,我真是小心慎重的过头了,最高层面的首长都不怕,我有什么值得怕的,医生都不怕,我怕什么?
; v9 [% P3 I9 o
  L; V4 p9 T" B4 Q$ A不怕了也就不想了,我仍旧看我的股票。8 y( |& ]- v2 @2 f5 `

9 J# ]3 p! O3 F, I8 p8 [0 U2004年01月04号20时10分左右。! |0 D$ Y# h/ Y. P% v3 g  L7 T5 V6 ]
我正在网上回复我《冷》文回贴子中的朋友,电话铃声突然响起。: j5 r4 ?( u+ c  Z& m  ^

+ n' v5 _8 I& B0 z李蕾:大哥,你好,在忙什么?
$ e; ]( k0 a  z1 G% |0 O+ i0 o( v  ?
( C2 h: C5 c  x/ p% f) ?$ }$ Z我:小李,你好,今天身体好吗?我没有忙什么,在回复网上的朋友们。
# ?2 y  B' ?4 a1 |5 x4 k# D0 e9 z. L+ `1 j( B4 D' b
李蕾:大哥,我今天一天身体都不是很好,全身酸痛,刚才吃了药,我帮自己打了一针,现在好多了。
% p5 p% K- R+ \6 \8 f/ P. s8 o" t( \
我:小李,我想知道,你要是不吃药,不打针,你的身体能坚持多久?
, k( e, w, \( Q' O% I1 }/ n& a. I  r: q
李蕾:不吃药、不打针,我现在最多能坚持4个小时左右。在国庆节之前要好一些,那时间我有时能坚持8个小时左右。/ [' m8 q$ H# v/ d: K  Y; r2 }0 k  j

9 w9 Y- |& ?# J( x/ S3 K$ c5 e我:小李,你是什么时候发现你患病了?这一个问题我一直忘了问你。对不起,我又提这些你不愿意提到的问题。
' r1 j: T! G) m3 w0 v4 @# L4 v& B# e# m+ l; t0 Q- {  A
李蕾:没事的,大哥,说真的,我现在习惯,刚开始我是真的接受不了。我是在01年春节之后发现身体有些不对。确诊是在01年的五一劳动节之后。) d7 v, s3 V4 L5 e$ @: b
, ^. E4 p# I! }& @" S  ?& o; Z
我:有2年多了呀了,你刚才说是确诊?你怎么能认定诊断是对的?是准确的?; H' b7 Y- ^, n2 K; M. o; ?

6 I- [, r. R, }5 d# L6 d李蕾:大哥,你怎么会这么幼稚呀?我要是不能确定是得了这种病?我现在会坐在这里与你聊天吗?至于为什么我认为确诊,是我去了十多家权威医院,这其中包括香港、新加坡等地区的医院。大哥,你是真的很好奇,在与你的交谈中,我发现,你要是去做记者,很多被采访的对象会让你气的晕倒,而不是让你问倒。你问的问题,很多是我连想都没有想过的,大哥,你也不想,我这种病,我会轻易相信医院的结论吗?我会相信某一个“权威”?某一家医院?5 H$ y, I; m/ Y1 `% S3 t

- u% S, k1 h* W/ T0 _/ {, e+ m$ b我:小李,不是我故意老是提你的病情,也不是我想勾起你的伤痛,是我不敢相信你会患上这种病。你不知道,在我接你电话至今,我脑海中的你一直是一个甜美、温柔、青春型。听你的声音,我无法与你的病情相结合。很对不起。我保证不再旧话重提。对了,你给我电话,是不是要谈见面的事?8 @. S) S* F( ?6 p. ^0 R7 J

) B3 S. A! e6 B: K: o李蕾:是的,大哥,明天你有空吗?
( l) ?7 j1 H: {8 T4 A$ n
$ @4 Z' q) E& b我:有呀。明天什么时间?在什么地方见面?9 R0 g( k% D9 F1 ~2 }
9 n" z/ R4 `" G# n: a4 a- X
李蕾:这样吧,我刚看完天气预报,明天的天气很好,我很久没有户外活动过了,你能不能陪我去走走,我们边走边谈好吗?
5 D. E7 S1 Z6 C) e% L  r' N% s0 e; c2 Y# a
我:没关系,只是你的身体行不行?要是不行?你可别硬撑着。) Q4 A( b" }4 `

- Q3 M9 ^' o7 c李蕾:没事的,我会带好药、司机也会跟我一块去。
8 N. N+ q. p5 c9 @( J' L( D4 b1 v; a; c. b7 k. j% x
我:那好吧,你想去那里?我在什么地方见你?% m! b0 S6 h. a4 u& Z2 X

: J! Q- M; i9 {李蕾:大哥,明天早上9点左右,你到XX山来,我在XX岗与XX村的天桥上等你。那边有一条路可上山,我们边走边聊可好。4 [$ O8 m( I$ R' D4 u: h1 Z

6 }, i8 a8 u# L5 A. j题外话
3 m+ j* m+ D  m& @/ H/ l( b: c我是求之不得,坐着谈话,我还有一点点怕,因为我始终有一点心里障碍。要完全释怀有点不可能。
, y* M% y- H5 i) k
; O  j3 g5 C9 \% P: V我:小李,这样也好,我明天在8。10分左右出发,到你说的那地方,只要不堵塞车,我估计在9点左右能准时到。对了,你不让我拍照,这没有关系,可你明天能不能带上你的影集来,让我看看你的玉照。我希望是看到你小时候、学校、工作、到近期的照片。我只是看看行吗?; A3 z, a: B4 [2 L

7 j& Y0 V9 a" q李蕾:你只是看看,这没有什么,我叫保姆帮我收拾好,明天我带过去。还有什么要带的吗?8 Z2 \0 n9 P- T, B( q+ v0 E
* Q+ d4 Z, y6 N
我:上次我说过的东西你能带的都带上吧,还有就是你愿意让我看到的东西,比如,你亲人、朋友、同事的相片,或者是电话号码等。
. [1 A3 T! w) l1 D& [; g" q
  r& B5 y1 O& J% Q) G9 X1 d; d李蕾:大哥,你不是要我搬家吧?我看看吧,我能带上什么我就带上,没有带上的,你需要看到的,下次见面我给你看就是了。# b, u( f, s; a' s: z

6 ~6 P, I4 [5 N) T/ C4 T我:那好吧,小李,你可要记住带上电话、带好药,我可没有本事帮上你。
/ X) Z) p8 V6 ]6 D& j( N3 a, ^( l- i, O* U9 ]  N. E
李蕾:大哥,我都想叫你大嫂了,你是真的很啰嗦。但我还是很感谢你的关心。谢谢你,大哥,明天见。代我问大嫂好。
! c& e7 C# k: w" y8 c5 u3 X
0 H  c1 C" }3 c9 H. [0 x我:明天见,小李,晚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琴筝国乐网 ( 沪ICP备08002789号 )

GMT++8, 2019-1-23 16:26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